首頁 » 劉邦的長子劉肥,本人與世無爭,為什麼生的兒子卻個個「野心勃勃」

劉邦的長子劉肥,本人與世無爭,為什麼生的兒子卻個個「野心勃勃」
2022/04/30
2022/04/30

有一句老話說的好,匹夫無罪,懷璧有罪。很多時候,我們總是抱怨自己生不逢時,手頭資源太少。但可能我們沒有意識到一點,手頭的資源就是一種詛咒,擁有的越多,但沒有能力保住,往往都是別人登天的臺階。

在漢初,劉邦的長子劉肥就是典型的案例。在史書記載中,此人碌碌無為,李副與世無爭的樣子,甚至無爭到了屈辱的地步。

但讓人匪夷所思的是,不管他怎麼屈辱,朝廷卻一直在針對他。

而且更值得大家深思的是,齊王劉肥選擇碌碌無為,但是他的子孫們卻是個個都野心勃勃,曾經數度挑起漢朝之亂。這匪夷所思的背后,其實就印證了那句老話,懷璧有罪。那麼這又是怎麼回事呢?

說起齊王劉肥,關于他的歷史記錄不太多,不過重點卻突出了兩點。

首先,這個人是劉邦的長子,但卻并不是嫡長子,而是劉邦和一個姓曹的寡婦所生。

在陳道明演的電視劇中,劉肥就是他和曹寡婦的孽種,兩人關系不清不白,但卻一直沒有結婚。所以,齊王劉肥的身份尷尬,這個長子讓人看了揪心。

另外,史書還記載了一段,齊王劉肥拜見天子,結果漢惠帝劉盈在家宴之中讓他坐上首,此事惹得呂太后大怒。為了躲避災禍,齊王劉肥居然自請降一等,稱魯元公主為太后,而且貢獻了自己的城池,此事才算了結。

司馬遷明確記載,齊王劉肥窩囊至極,本人也因此氣到含恨去世。

所以從史書記載來看,齊王劉肥就是一個受氣包,似乎根本不值得引人注意。但是這只是冰山一角,如果細看這個人的歷史,我們會看的目瞪口呆。

首先,齊王劉肥不過是一個庶長子的身份,但是此人卻成為了漢初最大的諸侯王。大家可不要忘了,齊王劉肥繼承的是韓信的地盤,擁有73座城池的齊國。不客氣的說,齊王劉肥的實力乃天子之下第1號。

另外史書記載,齊王劉肥的輔佐相國,居然是漢初三杰之下的頭號人物曹參。要知道曹參這個人號稱除了三杰之外的戰功第一,打仗第1猛人,而且此人蕭規曹隨,接替了蕭何的職位。

就是這樣一位強人,居然成為了庶長子的輔佐,期待與居然比趙王劉如意還好,這是為何?

而且,正如上文所說,齊王與天子相會,天子居然讓這位劉肥坐在上手,而且呂太后居然要對他誅之而后快,可謂是忌憚如趙王劉如意般。

這不由得讓人產生疑惑,齊王真的只是個庶長子嗎?另外還有學者推論那個姓曹的寡婦以及曹參輔佐齊王,都是姓曹,兩者會不會有什麼關系?

同時也有學者認為,齊王劉肥的待遇幾乎與太子差不多,這會不會在向我們暗示著一個秘密,齊王劉肥才是劉邦第1個正妻的兒子,只是后來被呂太后給擠下去了。

另外司馬遷還有記載,當時齊王劉襄舉起了反抗旗幟,當時就有人重點提到:齊王乃是高祖嫡孫。這個說法就是在暗示齊王劉肥是劉邦的嫡長子。

因此,齊王劉肥的身份值得考慮,而且史書也沒有明確記載,他的母親到底是誰,基本上他一登場母親就消失不見了,這都不由得讓人產生疑惑。

我們假設,齊王劉肥真的是劉邦的第1個妻子所生,那麼齊王劉肥擁有如此強大的實力就可以理解了。但很明顯,齊王劉肥不能成為天子,同時他又有著那敏感的身份和強大的實力,這就使得他在劉邦去世以后,匹夫無罪懷璧有罪,招到了呂太后的深深忌憚。

但很明顯劉肥就是一個受氣包,他不想和別人斗,因此他甘愿自降一個輩分,認魯元公主為太后,而且還將齊國重要的土地劃給了公主。

當然,齊王劉肥的做法雖然保住了自己的性命,但卻使得他的后人深深的記住了這一刻,于是他的后代只要有點能力的都擁有著可怕的野心。

不信的話,我們可以試著往下盤點。據史記記載,第一任齊王去世以后,很快新的齊王劉襄登場。

當時呂太后剛剛去世,朝廷里的大臣還沒有來得及作出反應之時,齊王的兩個兒子,朱虛侯劉章和齊王劉襄率先做出反抗,直接帶兵造反。

正因為齊王劉襄造反,這才使得呂氏集團讓功臣集團掌兵,然后才有了周勃陳平等人評定呂姓之亂。

這是第2代齊王的反叛,但這一次沒有成功,被功臣集團反攻倒算,結果成全了無權無勢的漢文帝劉恒。

等到漢文帝登場以后,齊王的地盤被分給了劉興居和劉章。在史書記載中,劉章本應該被封為趙王,結果卻被耍了,所以此人一生都在怨恨朝廷。至于劉興居,此人更是直接發動了叛亂,只是又一次失敗了而已。這是第2批叛亂。

然而事情還沒有結束,當齊王劉襄的兒子去世以后,漢文帝將一個大齊國分成了6個小國,分別為齊王,濟南王、濟北王,膠西王、淄川王、膠東王。這一段在漢武大帝中,晁錯的朝廷削藩辯論中曾經提到,被稱為漢文帝時期的重要加強策略。

然而,此事沒過多久,等到漢景帝登臺以后,這些國家多數都參加了叛亂,不過值得一提的是,身為正統系的齊王卻站在了漢靈帝這一邊,結果遭到了其他各王的圍攻。而到這時候為止,已經是第3波叛亂。

回顧這些歷史,我們可以清晰的看到齊王劉肥,雖然我能到歿,但是他的后代卻是一個比一個野心勃勃,并且掀起了前后三場大叛亂。那麼問題來了,這究竟是什麼原因呢?這些人為何如此不安分呢?

其實對比上文,我們可以得到清晰的答案,這些后人之所以不安分,就是因為他們擁有利器。這不僅僅指他們擁有的強大實力,而且是因為他們祖上曾經敏感的身份。

正因為如此,朝廷不止一次的要針對他們,只有擊垮了他們,才能確保中央集權。為了反抗中央的制約,他們只能造反或者稱勢而起。

當然我們也可以這樣說,他們在為祖先的屈辱而復仇,但這只是很小的一部分原因。

所以齊王的后代并不是野心太重,而是因為他們的身份太尷尬,因為手頭有力量有名聲,所以即使他們想要像劉肥一樣超然物外也是不可,于是他們就只能選擇反抗到底,這或許才是當年真實的原因。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