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吳三桂如果不發動三藩之亂,而是老實接受削藩的話,會得以善終嗎

吳三桂如果不發動三藩之亂,而是老實接受削藩的話,會得以善終嗎
2022/04/19
2022/04/19

當時的情況是親政后的康熙帝已決意撤藩 。他這樣做亦有苦衷:既有忌憚三藩手握重兵、尾大不掉方面的顧慮,又有統一政令、減輕朝廷財政負擔方面的考量,而且他撤藩的決心是相當堅定的。

即使吳三桂不鋌而走險,發動「三藩之亂」,以康熙堅毅的個性,以及吳三桂桀驁不馴、生性反復的特點,他也是很難得以善終的。對擁兵自重、割據云、貴的平西王吳三桂來說,為了保住既得利益,不致淪為砧板一塊上任人宰割的魚肉,他是反也得反,不反也得反,除此之外別無他路可走。

由于吳三桂極其賣力地擊滅了李自成的農民軍余部,還一路窮追不舍,率軍進入緬甸追剿南明殘渣余孽,最后除掉南明永歷帝,徹底消滅了南明最后殘余勢力,為清廷立下赫赫戰功,被封為親王,除統率云南外,還兼管貴州。

彼時,云、貴兩省的財賦兵馬以及官員任免之大事,全由平西王吳三桂一人獨斷專行,吏部、兵部、戶部都無權過問。

這時天下已經粗定,清廷派出四處征伐的軍隊已經紛紛奉命班師回京,只有福建、廣東、云貴等地方除外。原來明降將耿仲明對大清立有大功,被封靖南王,鎮守福建;尚可喜亦積功被封平南王,鎮守廣東。這三個藩王中,以平西王吳三桂實力最為雄厚,麾下兵多將廣,財雄勢大。

康熙登基后,在孝莊皇太后的鼎力支持下,雖然年紀小,但聰察英明,行事果決,因此極得人心。他親政后,計除悍臣鰲拜,恢復內閣制度,并下令為那些被鰲拜誅害的諸王大臣平反昭雪, 還立即叫停了極不得人心的圈地惡政。同時他一改滿清歧視漢人的積弊 ,實行滿漢官員同一品級,以攫拔能力出眾的漢官,并激發他們的積極性。

同時,他也開始為政令暢通無阻、減輕朝廷沉重的財政負擔而開始考慮撤藩。這時福建的耿仲明和廣東的尚可喜加起來大約有十幾萬人馬,而云貴的吳三桂麾下兵力則有二十萬左右,三藩養軍的費用由朝廷出,每年所需的軍餉是一筆龐大的數字。

僅從財政上看,朝廷已不堪重負。此時恰好平南王尚可喜因為兒子尚之信不孝,與兒子關系緊張,主動上書請求康熙撤銷他的藩封,恩準他解甲歸田,回遼東故里養老。

此舉正中康熙下懷,他立即批準了尚可喜的奏請。尚可喜被撤除平南王藩封,給平西王吳三桂和靖南王耿精忠(其父耿仲明已歿,由他襲爵)出了個大大的難題。兩人迫不得已,只好上奏自請撤藩,其實兩人內心萬般不甘,主動請辭也屬言不由衷。

吳三桂為清廷入主中原立下汗馬功勞。他兵強馬壯,權傾朝野,云貴兩省猶如吳家禁臠,是不折不扣的獨立王國。

原先南明永歷帝在昆明五華山修筑的舊皇宮,已被修葺一新,成了平西王府,而且不斷大興土木,擴建增修。明國公沐天波的七萬畝田莊,也被吳三桂霸占。

吳三桂嗜色如命,生性風流,除大老婆張氏、寵妾陳圓圓外,還有四面觀音、八面觀音等妾室若干,他還派人在兩省大張旗鼓的采買秀女,后宮佳麗不下千人,儼然已是一代帝王。

吳三桂手下有吳應麒、夏國相、胡國柱、馬寶、吳國貴、王屏藩等百名悍將,精兵二十萬,多年搜括、聚斂的財富堆積如山。他怎肯舍棄眼前這浴血ㄉㄚˇ拼而博取的榮華富貴與烜赫權勢呢,回遼東老家做個無職無權的退休老頭呢?

因此,他上疏請辭只是做做樣子,順便試探下康熙帝的底線,他狂妄地認為,朝廷不敢真的撤除自己的藩封,小皇帝立足未穩且見識不多,當年跟隨多爾袞入關橫掃群雄的驍將基本已經凋零殆盡,環顧朝廷上下,還有誰可與我平西王的二十萬鐵血雄師對抗、較量?

吳三桂高估了自己,小瞧了少年天子康熙的能量。康熙經過一番深思熟慮,最后做出決策:「藩鎮久握重兵,猶如人體養癰,若不及早除去,何以善后」?于是他順坡下驢,正式下詔撤藩。

吳三桂見弄假成真,怎肯失去既得利益,便于康熙十二年(1673年)十一月二十一日,于鬧市中將云南巡撫朱國治斬誅,自稱大明天下都招討兵馬大元帥,并蓄發易服,恢復明朝衣冠,軍旗皆用白色,聲稱奉明思宗崇禎帝三太子于軍中,豎起為明復仇的大旗,并發布檄文,號召天下,共舉義旗,共擊滿清。

吳三桂率先舉兵叛亂,尚之信、耿精忠等聞風相繼起兵響應,這場規模浩大的戰爭共ㄉㄚˇ了九年,史稱「三藩之亂」。戰事初起時,吳三桂搶得先機,他以云貴為其大后方,派麾下猛將王藩屏由貴州攻四川,吳軍主力則傾巢而出,由貴州攻取湖南,一路勢如破竹,接連攻克了許多重鎮。

吳軍攻勢兇猛,清軍將領有的棄城而逃,有的畏懼不敢出戰,有的干脆投降,短短半年間,云、貴、川、湘、桂五省全被三桂占據,加上福建也宣布叛清,眼看南方大部都要被叛軍的鐵蹄踐踏了。

康熙震驚之余,急忙調兵遣將南下鎮壓。吳、清雙方大軍對峙于荊州、襄陽、武昌、宜昌一線。清將畏懼吳軍兵威,不敢渡長江發起主動進攻,只是據險自守。

此時,有幕僚向吳三桂建議,應該乘勢揮軍渡江,全力進擊那些互不統屬、互不聯系、各自據城自守一地的清軍,必能直搗帝都,大獲全勝。

還有明白人建議他率大軍東下,取金陵(南京),掌控運河,截斷漕運,斷絕清軍糧餉,進可攻,退可守,掌握戰爭主動權,再相機全取天下,恢復漢家江山。

只可惜吳三桂梟雄本色,胸無大志,又顧慮在京城做人質的愛子吳應熊的性命安危,首鼠兩端,患得患失,更幻想清廷會跟他議和,沒有采納這正確建議,他只是派兵攻取了江西、陜西等地而已 ,貽誤了絕佳戰機。

康熙十三年(1674),康熙帝聽說吳三桂在取得節節勝利后將重兵布防在湖南岳州,既不乘勝北上,也不揮師東進,大有據守云、貴、川、湘、贛等地與朝廷講和的意圖。

為表示堅決平叛的決心,康熙下令將關押在獄中的三桂子吳應熊和孫吳世霖處歿。吳三桂聞報,既悲慟又驚奇,連連哀嘆道:「玄燁少年,竟敢這樣做?事決矣」!

此時的他這才下決心徹底與清廷決裂并血戰到底。而此時,清軍已從最初的猝不及防、手忙腳亂中恢復過來,而且蒙古察哈爾部的叛亂已被迅速平定,北京已無后顧之憂。北方局勢安定,戰局開始悄然起了變化。

吳三桂因自己的猶豫已失去了機會,最終再也沒有獲得飲馬長江、窺視中原的絕好戰機了 。康熙大量起用漢臣漢將,他運籌帷幄,調度有方,清軍轉守為攻,吳三桂的兵勢卻一天天走下坡路了。 十七年(1678),清軍發起全線反攻,相繼收復瀏陽、平江等重鎮,吳三桂的水師大將林興珠見勢不妙,在湘潭率水軍集體投降了清廷。

此時的吳三桂,年紀已經六十七歲,又患了重病,身體一日不如一日,見兵事屢屢受挫,自己恐怕已來日無多,便在這年(1678)三月二十三日匆匆在衡州(今衡陽)登基稱帝,宣布改衡州為定天府,國號為周,定年號昭武,并大封文武百官,也算好好地過了一把皇帝癮。

吳三桂本為明朝叛將,他勾引清軍入關,后來又親手絞歿了舊主永歷帝,他被迫起兵反清后又宣稱為明復仇,恢復漢家江山,如此背信棄義、隨勢搖擺依附之人,天下的漢族文人士子誰又信他?當病入膏肓的吳三桂身穿黃袍,接受百官的朝賀后,有些無趣的下詔取消了「恢復大明」的口號。

吳三桂建周稱帝,終于暴露了他的勃勃野心和搖擺反復的本性,因而更失人心,許多將士都不愿聽其號令,甚至公開反對他。不久,這位「周朝」「昭武皇帝」的國土只剩云、貴兩省和川、湘、桂三省之一部分了,和他舉兵反叛的第一年比,已經被清軍復奪回福建、廣東、陜西三省全部以及江西、湖南之大部,四川、廣西的部分州縣也被清軍收復。這年八月,吳三桂在憂急中病歿于衡州,他只做了五個月的皇帝。

吳三桂歿后,由他的另一個孫子吳世璠繼位,他率殘軍繼續負隅頑抗。

康熙二十年(1681),清軍大舉進攻,大敗吳軍,收復了貴州全省。十月,清軍進入云南,并一舉攻克吳軍老巢昆明,吳世璠身穿帝王衣冠面向南方(意思是心向南明永歷帝?)服ㄉㄨˊ 自盡,清軍將領將其首級裝在鹽匣子里呈送北京。

接著,下令誅滅吳氏三族,并把吳三桂的墳扒開,開棺戮尸。一代梟雄吳三桂一生見風使舵,投機取巧,最終落得個滿門抄斬、粉身碎骨、歿無葬身之地的悲催下場。

在清朝靠武力建立對全中國的統治過程中,吳三桂是一個頗為引人注目的焦點人物,他先以獻關降清而聲名狼藉,后又以叛清自立而兵敗身亡。

不過客觀的說,以他反復無常的性格和康熙強勢堅毅、咄咄逼人的秉性,假使他當初主動撤藩、不發動「三藩之亂」的話,恐怕也很難得以善終。對于不愿放棄兵權與既得利益的吳三桂來說,除了舉兵反叛外,他沒有別的選擇。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