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湯和的權臣生存指南:首先做好分內事,然后趁著皇帝沒瘋,趕快跑

湯和的權臣生存指南:首先做好分內事,然后趁著皇帝沒瘋,趕快跑
2022/06/22
2022/06/22

洪武十三年(1380)年,明太祖朱元璋廢除丞相一職,從那一刻起,至封建制度在中國覆滅,再也沒有任何一種力量能夠制衡皇權, 生ㄕㄚ予奪,全在皇帝。

普天之下,所有權力皆系于皇帝一人之手,而其他人根據距離皇權的遠近,也可能會在某些時刻分享一些外溢的權力,但是這些權力并不真實,皇帝隨時可以將其剝奪。

沒有什麼比權力更能高效地異化一個人,一些人所謂權臣,在長時間享有權力的使用權后,會迷失自我,忘記皇權下權力的真正運行邏輯,進而變得忘乎所以,從而招致ㄕㄚ身之禍。

而在一切權力皆來自皇權的中國古代封建社會,一個在權力旋渦中游走的權臣想要全身而退其實并不容易, 他既需要在皇帝需要的時候替皇帝分憂,又需要在皇帝感受到威脅之前及時將權力交還;既需要謹小慎微,讓皇帝認為你并不貪婪,又不能表現地過于無欲無求,讓皇帝認為你「什麼都不要就意味著什麼都要」;既要在重要時刻與皇帝同舟共濟,又要在皇帝的困難解除時急流勇退。

從秦始皇統一六國出現皇帝,至朱元璋南京稱帝建立大明,皇權已經在中華大地上存在千年,個中邏輯也應已經深入人心,張良的急流勇退保住身家性命的事早已成為一種美談,但與朱元璋一同打天下的開國勛貴中能得善終卻只有寥寥數人, 這其中的原因除這些開國勛貴們在那不真實的權力營造的虛幻快感中迷失自我外,沒能找準退出權力游戲的合適時機亦是一個重要原因。

今天,讓我們以湯和,這位洪武一朝少有的得善終的開國元勛的經歷入手,看看皇權邏輯下,身處權力旋渦中的權臣要如何才能求得生存,同時也一并看看一個朝臣在什麼時機退出名利場才最為合適。

朱元璋的引路人

湯和與徐達、常遇春等一樣皆是朱元璋的同鄉,是朱元璋起家的老班底中的老班底。

相比于徐達、常遇春等人,湯和之于朱元璋還有一層特殊的關系,某種程度上講,湯和是朱元璋的引路人。

元末天下大亂之時,像朱元璋、湯和這般平民子弟,往往不會在一開始就有推翻舊帝建立新朝的雄心壯志,他們的第一訴求往往就是想找一條活路。

為了活命,湯和投了義軍,同樣為了活命,朱元璋棲身于廟中,湯和給朱元璋寫信邀請他一同參加義軍,朱元璋起初猶豫不決,因為參加義軍是有很大的掉腦袋風險的,但不知是何原因,朱元璋要參加義軍的消息在廟中傳開,如果被朝廷抓住并定性謀反也是ㄙˇ罪,反正橫豎是個ㄙˇ,朱元璋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真去找湯和投奔了義軍。

我們不知道是何種原因讓湯和在投奔義軍后想到了要拉自己這位老伙計入伙,但事實很快就證明,湯和拉朱元璋入伙的決定成全了朱元璋。

加入義軍后不久,朱元璋就因戰功卓著而被義軍首領郭子興提拔為鎮撫,職位已在湯和之上,面對朱元璋的「后來居上」,湯和一點都不嫉妒,反而心悅誠服地在朱元璋麾下做事,后來的事情證明,湯和也不是一個草包,相反他同樣可以算是一個大英雄,只是相比于朱元璋略遜一籌。

之后的幾年中,湯和隨朱元璋轉戰滁州、采石、集慶(南京),與元軍、陳友諒、張士誠均有交手且戰績不俗。

此時的湯和是幫助朱元璋開疆拓土的重要助力,但是就在這個時候一件小事讓湯和與朱元璋之間出現間隙。

福兮?禍兮?

至正17年(1357年),湯和駐守常州,防備張士誠勢力進攻。

一次,湯和有事向朱元璋請示,兩人意見出現分歧,不知有有心還是無意,湯和在ㄐ丨ㄡˇ后對身邊人說: 「我現在駐守在常州,如同站在木梁之上,向左傾斜就是敵方,向右傾斜就是己方,改弦易幟的主動權在我手上」。

這句話傳到了朱元璋耳中,當時正值戰時,朱元璋并未發作,因湯和作戰能力不俗,確實能夠充當獨當一面的大將,朱元璋繼續重用湯和。

但是,在平定南方論功行賞的時候,另外幾個功勞巨大的朱元璋的老班底都被授予公爵,而對于湯和,朱元璋以他在攻打福建時沒有將陳友定勢力全部消滅,導致巴郡時常受到襲擾為名拒絕授予湯和公爵。

伐蜀之戰勝利后,朱元璋在慶功宴上當眾提起湯和在常州的ㄐ丨ㄡˇ后失言,湯和嚇得連連磕頭認錯方才作罷。

日后,因湯和確實有大功,朱元璋決定冊封湯和為信國公,但是與此同時, 卻將湯和在常州ㄐ丨ㄡˇ后失言一事寫在了丹書鐵券上。

自己一句ㄐ丨ㄡˇ后失言被朱元璋記了這麼多年,這件事恐怕會讓湯和相比于其他勛貴更早更清晰地認識朱元璋。

如果從更長的時間尺度來審視湯和ㄐ丨ㄡˇ后失言一事,這件事對于湯和來說可能并不完全是件壞事。

湯和ㄐ丨ㄡˇ后失言時,朱元璋還在打天下,湯和這樣的人才他還得用, 這時ㄐ丨ㄡˇ后說幾句瘋話受到的懲戒也就是少些封賞和幾句責罵,要是等朱元璋平定天下后湯和再說出這些話,他的腦袋保不保得住就不好說了。

更重要的是,ㄐ丨ㄡˇ后失語一事被朱元璋反復提及,時刻提醒著湯和自己有把柄在朱元璋手中,當其他勛貴們認為自己功勞巨大就可肆意妄為時,湯和心中始終保持著一份警惕。

湯和知道,他們這些勛貴獲得的所謂封賞,所謂特權,都是皇帝朱元璋所給予,朱元璋如果想,隨時都可收回,而真到那個時候,他們的身家性命恐怕也會被一并收回。

全身而退

被封信國公后,湯和行事依舊謹小慎微。

然而,其他淮西勛貴們則開始有些飄飄然,他們一面在朝堂之上專權,一面為家中增置田產,殊不知,這兩點都令朱元璋不悅。

對于淮西勛貴們搶占百姓田產一事,朱元璋十分看不慣,他告誡百官,不可與民爭利:

天下初定,百姓財力俱困,譬如初飛之鳥,不可拔其羽,新植之木,不可搖其根,妥在安養生息之

然而大多數勛貴認為自己功勞甚大,貪一些占一些朱元璋也不會把自己怎麼樣,在為家中置辦產業一事上,湯和做得并不十分過分,他還曾經上表,認為勛貴集團成員應該將多余的土地交還,朱元璋為此感到十分高興。

隨著天下平定,朱元璋也完成了從起義者到統治者的轉變,此時的朱元璋所需要的也從打天下的武將,變為坐天下的文官,而淮西勛貴集團多以武人為主,這些身居高位的「老人」們在朱元璋眼里已經開始有些礙眼了。

朱元璋也曾委婉地向他們表達過讓他們告老還鄉的想法,只是沉迷在權力帶來的快感中不能自拔的淮西勛貴們一時之間尚未察覺罷了。

湯和相比于其他淮西勛貴顯得先知先覺,在察覺到朱元璋對淮西勛貴們的態度變化時,湯和以自己年老為由,向朱元璋提出告老還鄉,朱元璋卻表示當前浙江、福建一帶時常有倭寇襲擾,要湯和幫忙解決倭寇問題再走不遲,湯和欣然答應,并立即啟程。

湯和認真考察了當地情況,并咨詢了有這方面經驗的方國珍之弟,最終決定以在沿海地區建立堡壘的方式來抵抗倭寇入侵。

當地人對于沿海建堡壘的命令有所抵觸,找湯和說情,湯和當即表示:建堡抗倭是有長期利益的好事,不能因為短期內有人反對就放棄,必須堅持辦好。

堡壘建好后,湯和又命沿海每家出一人充當備倭民兵,一旦倭寇來襲可自行組織迎敵作戰。

在堡壘加民兵的制度安排下,東南沿海的倭寇之禍明顯緩和,更重要的是,湯和以民間力量解決了倭寇問題,朝廷并沒有為此事額外增加開支。

湯和處理倭寇問題的方式讓朱元璋十分滿意,湯和卻在這個時候正式向朱元璋提出告老還鄉,此時已經是洪武二十一年,為太子接班做準備的朱元璋正好感覺這些勛貴們占據高位有些多余,不但欣然答應了湯和的要求,還賜給了湯和不少賞賜。

湯和得以全身而退,但其他勛貴就沒那麼好的運氣了。

大開ㄕㄚ戒

上文提到在平定天下后,那些身居高位的淮西勛貴們在朱元璋眼里就顯得有些礙眼了,但此時的朱元璋如果想讓他們騰出位置,大機率也只會找個借口將他們打發走,沒必要大開ㄕㄚ戒。

原因也不難理解,太子朱標能力、威望都很強,即便日后朱元璋不在了,這些淮西勛貴們在朱標一朝也翻不了天,寬且淮西勛貴中還有朱元璋為太子朱標留下的班底, 其中最典型的就是藍玉。

藍玉是常遇春的妻弟,可算是太子妃常氏的舅舅,藍玉作戰勇猛,是一員悍將,朱元璋原打算把藍玉留下做太子朱標一朝的武將統帥。

藍玉確實驕縱無比,搶占民田,毆打屬下的事情沒少干,甚至還做出過縱兵毀關和強占元妃的荒唐事,但朱元璋看在他有重要價值的份兒上也只是把他的「梁國公」換成了「涼國公」,并沒有把藍玉怎麼樣。

但是太子朱標一ㄙˇ,朝中權力格局立刻發生徹底改變,未來的君主不是要能力有能力,要威望有威望的太子朱標,而是年紀輕輕,且在朝中毫無班底的太孫朱允炆。

而藍玉等一眾淮西勛貴也立刻從未來太子的輔臣,變成了未來太孫的威脅,朱元璋必須在自己活著的時候將這些威脅一并解決。

于是,在太子朱標ㄙˇ后第二年,朱元璋以藍玉謀反為名,開啟了轟轟烈烈的藍玉案,在朱元璋的授意下,藍玉案被迅速擴大,半數以上勛貴皆被牽連進來,所有被牽連進來的勛貴,朱元璋都毫不手軟,直接從肉體上干掉,前前后后因藍玉案被ㄕㄚ者有一萬余人, 而湯和卻因早早告老還鄉而躲過了一劫。

若太子朱標尚在,這些勛貴們驕縱也好、貪財也罷,朱元璋可能會對他們降下一定處罰,但是還不至于如此大開ㄕㄚ戒,但是太子朱標ㄙˇ后,一切都發生了根本改變, 此時的淮西勛貴們已經不僅僅是尸位素餐、不僅僅是驕縱貪財,而是威脅到了朱家皇位穩固,如果只是前者,朱元璋都可以原諒他們,但是一旦涉及到了這至高的權力,就沒有商量的余地,必須徹底消滅之。

現在讓我們說回湯和,湯和于洪武二十二年(1389年)告老還鄉后,經常于家中宴請親友,晚年的湯和為人謙和,見到之前的同鄉老友熱情招待, 每日飲ㄐ丨ㄡˇ歡宴,從不問朝中之事。

洪武二十七年(1394年),66歲的朱元璋突然相見湯和,湯和本已臥病在床,但在接到朱元璋的命令后仍第一時間乘車趕往南京,此時與朱元璋打天下的那幫老伙計們不是提前病ㄙˇ,就是被朱元璋自己干掉,朱元璋已經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孤家寡人了。

朱元璋見到臥病在床的湯和,與他說了一些當初起兵打天下時的一些艱辛往事,此時的湯和已經不能說話,只能不停磕頭,看著這個樣子的湯和,朱元璋痛哭流涕,又給了湯和一些賞賜后放其回老家。

一年后(洪武二十八年),湯和病逝,朱元璋下詔追封湯和為東甌王,謚號襄武。

湯和,這一出身貧寒的平民子弟,在明末亂世中脫穎而出,位極人臣,又在殘酷的洪武一朝得以善終,實屬不易。

現在,讓我們對湯和的行動做一下簡單復盤,看看湯和到底做對了什麼,讓自己在兇險異常的洪武一朝能得到善終。

湯和做對了什麼?

在回答湯和做對了什麼之前,我們不妨看看其他淮西勛貴們都有哪些「作ㄙˇ」表現。

其他淮西勛貴們大多貪得無厭,得到朝廷封賞還不算完,還要千方百計從百姓手中獲得田產,這毫無疑問與朱元璋的與民休養生息的原則不符。

淮西勛貴及其家庭成員中,驕縱者亦不在少數,欺壓百姓,橫行鄉里。

但是這并不是朱元璋ㄕㄚ他們的主要理由,若不是太子朱標ㄙˇ后,他們對太孫朱允炆構成實實在在的威脅,這些人大機率都能得到善終。

威脅皇權者必ㄙˇ,這是一條鐵律。

明白了這一點就不難理解王翦出兵伐楚前為何一定要向秦始皇索要田產良宅,也不難理解蕭何晚年要貪墨自污。

這些權臣做這些不過是向皇帝展示一個態度: 自己所圖僅僅是錢財田宅,而不是皇帝手中的權力。

當然,這一條也不能用得太過,如果表現得貪得無厭,和珅就是下場。

就湯和而言,他早早告老還鄉,交還了權力,也相當于自行解除了威脅,回到家鄉后每日與親友歡宴,不問朝中事物,進一步向朱元璋展示自己沒有野心。

湯和能夠得以善終主要原因是其及早交出了權力,自行解決了對朱元璋的威脅,但是如果認為及早交還權力就能保證富貴終生,那未免將事情想得太簡單了。

乾隆十五年,服侍了康熙、雍正、乾隆三朝的名臣張廷玉向乾隆皇帝請辭,此時正值皇長子永璜新喪,作為永璜老師的張廷玉于此時向乾隆皇帝請求告老還鄉,乾隆皇帝當即大怒,痛罵了張廷玉一頓后讓其滾蛋,并揚言要取消其「享太廟」資格,后來又因四川學政編修朱筌坐罪,被沒收了賞賜財產。

張廷玉的撤退為何不如湯和從容,與請辭的時機有關,一方面,長子新喪,乾隆皇帝心情不好,另一方面,作為經常給皇子們當老師的張廷玉,在不知道乾隆皇帝是否對自己另有任用的情況下貿然請辭,可能打亂乾隆皇帝的計劃, 在大臣還有利用價值的情況下,皇帝一般是不會放他們告老還鄉的,在自己還有利用價值的時候提出離開,更顯討厭。

湯和告老還鄉前,朱元璋命其處理浙江、福建一帶倭寇問題,湯和馬上前往,將問題處理完畢,此時湯和已經發揮了自己的作用,這個時機向朱元璋請辭把握更大,即便不成也不會引起皇帝的反感。

通過湯和的經歷,我們已經大致可以勾勒出權臣最好的退出時機: 當權臣的利用價值大體用完,且尚未對皇帝構成新的威脅時,便是最好的退出時機。

張良在漢高祖劉邦平定天下后,立刻選擇退出,漢高祖大事已定,不再需要張良運籌帷幄,此時一個足智多謀的重臣留在朝中,即便張良無心對皇權構成威脅,也難保劉邦不產生懷疑,此時退出時機正好。

相比于張良,蕭何的處境就差一點了,因為蕭何擅長治理后方,保障后勤,天下平定后是不可多得的治國人才,蕭何就算想走,漢高祖劉邦也不會答應,最后只得搞一個貪墨自污的方式來讓劉邦相信自己沒有野心,至于韓信,作為一方諸侯的他,不可避免地成為了劉邦眼中的威脅,一有機會就要除掉。

皇權邏輯的殘酷性就在于皇帝掌握所有權力,皇權的唯一性在帶給皇帝支配一切的行為快感的同時,也讓皇帝時刻感受著來自四面八方的威脅,在這樣的權力邏輯下,權臣是否真正有威脅皇權的想法不重要,只要權臣有了這樣的能力,皇帝可采取的最安全的策略就是干掉他。

盡管歷史有王翦、張良、蕭何和湯和這樣的「聰明」的官員,能夠在皇權邏輯下的權力游戲中全身而退, 但是,我們仍需要認識到,這些人的幸存,也有運氣成分,皇權失去所有制衡的情況下,皇權的行使與皇帝個人的喜好之間就存在一種強相關,即便官員在任何一個環節上都不出問題,也可能僅僅因為不合皇帝心意而被干掉。

在這個以皇權至上為最高原則的權力游戲中,想要掌握自己的命運只能攀上那至高無上的龍椅,但是一旦坐上龍椅后,又將面對無盡無休的野心家。

廢除丞相制后,朱元璋和他的子孫們成功將大臣們變成了戰戰兢兢的囚徒,代價是一同被幽禁的,還有他們自己。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