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慈禧為何給「楊乃武與小白菜」案鳴冤昭雪?並不是出于同情

慈禧為何給「楊乃武與小白菜」案鳴冤昭雪?並不是出于同情
2022/02/19
2022/02/19

用最真誠的文字,傾聽心底的聲音,做内心强大的自己。我是佩珊,陪你一起閲書、閱心、閱塵世的小編。

因為這起案件的幕後牽扯極為復雜。

一,案件背景

太平天國期間,清政府為了平叛,將相當多的中央權力下方給了地方。此舉固然加快了平定太平天國的進程,但負面影響也是極大的,那就是導致以湘軍為代表的地方軍頭在各地勢力膨脹發展。

當時全國一共16個巡撫,其中湘軍和淮軍出身的巡撫就占了11個。他們的存在,很顯然已經嚴重威脅到了中央朝廷的權威。

所以到了同治七年,朝廷便下旨,將曾國藩調離兩江,改派馬新貽擔任兩江總督。

馬新貽非湘軍出身,他與其他地方派系也素無瓜葛。慈禧調他接替曾國藩。目的再明顯不過了,就是派他到江南「幹髒活」,削弱湘軍在江南的影響力。

馬新貽上任兩江後,秉承慈禧的密旨,一面裁撤湘軍,一面打壓湘軍的散兵游勇。慈禧對其很滿意。

但他這麼幹的結果也是顯而易見的,湘軍上下對他恨之入骨。想刺他的人,不計其數。

同治九年的一天,馬新貽去兩江總督衙門西側的箭道場校閱士兵操練。檢閱結束後,一個叫張汶祥的人,突然從暗處竄出,一刀捅歿了馬新貽。

這起事件,就是與「楊乃武與小白菜案」同為晚清四大奇案之一的「刺馬案」。

聽說馬新貽被刺,慈禧震怒了。 堂堂朝廷從一品大員當街被人刺歿。

這世道到底還沒有王法了?必須得徹查,揪出幕後黑手。

于是慈禧下令,令滿洲鑲紅旗出身的江甯將軍魁玉徹查此案,嚴審張汶祥,搞清楚誰在他幕後主使。

可是,調查的結果卻讓慈禧叫苦不迭,仿佛捅了馬蜂窩似的。

因為查來查去,最終的黑手都指向了湘軍。 可魁玉又拿不出是湘軍的人在幕後操控的鐵證。

沒證據,不能服眾。如果處理不好,湘軍是會造反的!

無奈之下,慈禧只好把曾國藩又調回江南,讓他徹查這起案件。

曾國藩到任後,稀裡糊塗的就結了案,沒追究任何人,也沒有把事情鬧大。

他的舉動仿佛就好像是說,馬新貽被刺了?歿了就歿了吧。權當這世上就他沒這號人存在過。

堂堂兩江總督被刺,就這麼結案。

慈禧當然不能接受,但她心裡也清楚。

這個事,只能是揣著明白裝糊塗。

你不說,我也不說,就此打住算了。誰也不准再提了!

至于裁撤湘軍,也是就此打住,誰也不准再提這件事了。

不過,湘軍勢力強大,是事實。慈禧對此寢食難安。

所以「刺馬案」的草草結案,也為多年後的「楊乃武與小白菜案」,慈禧借干涉案件審理之機,報復湘軍,埋下了伏筆。

二,案件起因

同治十二年十月的某一天,浙江余杭縣一名叫葛品連的短工突然發燒,他在連吃了兩天的藥後,病情急轉惡化,一命嗚呼。

事後,由于葛品連的口鼻內有*水流出, 葛的義母馮許氏認為乾兒子歿的可疑,便勸說葛的生母到縣衙告狀。

當時,負責調查這個案子的余杭知縣劉錫彤是個典型的糊塗官,他在沒有確切證據,只聽別人傳言葛品連的妻子小白菜貌似與楊乃武有情,是兩人下手戕害葛品連的情況下, 就草草的將這起案件定義為謀刺相公。然後就把小白菜逮捕了。

在審小白菜時,劉錫彤問她砒霜是從何而來?

小白菜平白無故被冤枉,根本不知道砒霜的事,自然只能說不知道。劉錫彤還以為小白菜是嘴硬,就嚴刑逼供。

小白菜受不了酷刑,最後只好屈打成招。

劉錫彤認為案件有突破,便派人立即傳訊楊乃武,打算把他也拷打一頓。 但楊乃武有確切證據,能證明自己與此事無關,而且他還有舉人功名,見了縣太爺可以不跪,也不得受刑,在公堂上,他和劉錫彤是平等的。

于是,劉錫彤就只好將此事上呈給了頂頭上司杭州知府陳魯。 請陳魯向朝廷上摺子,先革除楊乃武的舉人身份。再來審他。

陳魯是湘軍出身,上頭有關係。所以摺子遞上去不久後,朝廷的文書下來了,楊乃武的舉人身份被革除。

革了楊乃武功名,不再有顧忌的劉錫彤馬上對楊乃武也是大刑伺候

楊乃武也受不了嚴刑逼供,最後只好認罪。

劉錫彤拿到供詞,很高興。親自到楊乃武所說的藥店取證。

面對劉錫彤的追問,藥店老闆起先是矢口否認,說沒這回事。

但老闆架不住劉錫彤的威脅,便也只好昧著良心說確有其事。

人證、物證也有了,口供也對上號了,這下可以結案了。

同治十二年十一月初六,杭州知府陳魯判決楊乃武斬立決,小白菜淩遲處歿。

不過,清朝法律規定,地方官不能隨便處決歿刑犯。歿罪要有上級批示才能執行。

而所謂的上級,就是浙江按察使、浙江巡撫以及京城刑部官員的審批。

當時的浙江按察使叫蒯賀蓀,浙江巡撫叫楊昌浚。

這兩位,楊昌浚是湘軍出身,蒯賀蓀不是湘軍出身,但也是憑軍功上位,早年與湘軍有交往。

所以他們接到案子後,均是偏袒草草結案的劉錫彤和陳魯,將案件審理結果上報給了刑部覆核。

如果一旦刑部的批示下來了,是准奏。 那麼被冤枉的小白菜就得被淩遲,楊乃武就得人頭落地

這起案件,就得是以兩人被冤刺而結案。

三,上訴與復審

楊乃武與小白菜的案子報上去後,由于刑部官員一向辦事拖遝,沒有效率。

所以終審批示便一直沒有下文。 而正是由于這些官員們拖遝辦事的作風,竟然讓案件起了轉機。

因為就在這個期間,楊乃武在獄中給姐姐楊菊貞寫了一份申訴材料,請她幫自己到京城的都察院告狀。

同治十三年四月,楊菊貞變賣了家產,踏上了前往京城的艱辛路。

如果不是刑部官員的拖遝,給楊菊貞留出了足夠時間。 可能她還沒到京城,楊乃武就已經被砍了。

楊菊貞到京城後,找到都察院。 但都察院在接到了她的呈詞後,不想審理。只是讓她回去找浙江巡撫衙門,讓地方官重審此案。

得著都察院的回復,楊菊貞本來是滿懷希望的踏上歸程。但是,她的願望很快就殘酷的現實給擊破了。

因為浙江巡撫楊昌浚根本就沒有心思親審這個案子, 他把此事直接甩給了杭州知府陳魯復審

而讓陳魯復審,結果還用猜嗎? 冤案就是他一手造成的,他當然是維持原判了

得到這個結果,楊菊貞要崩潰了。

第一次進京告狀,已經花光了她的家底,此時,她已經沒有能力再上京告狀了。

面對即將被斬的楊乃武,楊菊貞只能是哭訴,乞求貴人相助,救救自己的弟弟。

還別說,此時的楊菊貞還真就碰上了貴人。

誰呢?胡雪巖。

胡雪巖當時就在杭州,他有個幕僚是楊乃武的好朋友,這位好友知道楊乃武的事後,就把來龍去脈告訴了胡雪巖。

並請胡雪巖幫幫忙。 胡聽說後,當即找來楊菊貞,表示將全力支持她上京打官司。

當年九月,楊菊貞和楊乃武的妻子詹彩鳳一起進京告狀。

臨行之前,浙江籍京官、翰林院編修夏同善恰好也要從杭州返京。

胡雪巖借機便宴請夏同善,請他回京後,幫助楊菊貞從中周旋。

夏同善聽說這是個冤案,很樂意幫忙。

便在返京不久後, 親自帶著楊菊貞和詹彩鳳,到步軍統領衙門遞交了訴狀

這一次, 由于有朝廷官員的幫忙,所以楊菊貞的狀紙,沒有再像上次那樣,打給地方官員處理,而是往上遞,直接就送達到了同治皇帝的老師,時任軍機大臣翁同龢的案前。

翁同龢一向以清流自居,像這種草菅人命的案子,他當然是要管到底的。

所以,他在詳細看過訴狀後,直接把案子交給同治皇帝御批。

最後, 楊乃武與小白菜的案子是以同治皇帝朱筆御批,要求地方再審的形式,又二度打回到了浙江巡撫楊昌浚的手上

按照常規理解。前番都察院打回重審,楊昌浚置之不理。

可能是都察院分量不夠。現在皇帝親自要求重審,楊大人應該會對案子有所重視了吧?

如果你是這麼想的話,那就太小看他了。

四,民怨沸騰

之前,堂堂兩江總督馬新貽被刺,湘軍從上到下不帶怕的。

而今的楊乃武,只是區區一舉人爾。

至于小白菜,更只是一平民。楊昌浚怎麼可能會認慫呢?

所以, 儘管有同治皇帝的御批,楊昌浚最終還是把案子給壓了下了。

在他看來,重審是不可能的。

既然湘軍同袍判了楊乃武和小白菜的歿罪。 那這個事,即便是錯了,也得將錯就錯。

不久後,二次復審的報告打到京城。一大票京官都憤怒了。無法無天啊!

其中,刑部給事中王書瑞上奏彈劾楊昌浚以及相關官員瀆職, 並請光緒帝(二度復審期間,同治皇帝病歿,光緒皇帝繼位)另派官員查辦此案。

光緒帝准奏,遣浙江學政胡瑞瀾復審。

這個胡瑞瀾不是湘軍出身, 但他跟余杭知縣劉錫彤一樣,是個糊塗官

他負責楊乃武案復審後,也跟楊昌浚一樣,懶得查。

因為他認為如果此案被翻,自己必然會被湘軍上下敵視。 他這個官,也沒法當了。

所以最後,他也學楊昌浚,上奏,說案子不存在冤情,楊乃武與小白菜都是處歿。

但當時,已經有報紙和媒體了。

楊乃武和小白菜案件,不僅朝廷官員在注意, 媒體記者們也在注意。

比如當時的《申報》就鋪天蓋地的跟蹤視報導, 在民間形成了一種同情楊乃武和小白菜,盼望朝廷能幫楊乃武和小白菜洗刷冤情的輿論。

尤其是胡瑞瀾被任命為欽差後,民間的這種盼望情緒,達到了頂點。

豈不料,胡瑞瀾竟然維持原判。

這一下可算是捅了馬蜂窩,朝野譁然,民眾紛紛把胡瑞瀾罵的要歿。

順帶著把京城官員祖宗八代也問候了一番。

冤案也不敢翻?這都是什麼鳥官?

之後,刑部受到了輿論壓力,只得第三次將復審報告打回,要求第四次復審。

同時, 浙江籍的京官也是群體出面,力挺楊乃武,聲稱如果朝廷不給個合理解釋,浙江士子在這件事上,定要討個說法

于是,輿論的天平開始倒轉。楊乃武一案也就朝著有利于楊乃武的方向轉變了。

但需要注意的是。 當時的官場,只是呼籲給楊乃武被翻案,翻案對象不包括小白菜

至始至終,官場上都沒有人給小白菜喊冤,一個都沒有。

當時只有民間人士支持她。可老百姓又沒有發言權。

五,派系鬥爭

眼見一件小案子,越鬧越大。

慈禧決定出面幹預。她先是召見了翁同龢、夏同善,對他們面授機宜。

讓他們直接把楊乃武押到京城來,楊乃武一案的具體審理也直接交給刑部負責,不讓浙江地方官員插手此事。

既然慈禧發了話,很自然的,各級官員也就不敢再打馬虎眼。

辦案人員均抱著全力以赴的態度,調查取證,查找案件的漏洞。

經過這一番扒底褲的復查,所有的偽證全部被挖出。

比如劉錫彤說楊乃武和小白菜用砒霜,可是砒霜呢?

根本沒有。

還比如藥店老闆被迫做偽證,也是很自然被順藤摸瓜查出。

當時就連余杭縣的仵作在檢查葛品連前, 事先沒有用皂角水擦洗銀針的細節都被深挖出來了

(清朝的技術官員給他們一點壓力,還是能辦成事)

這些細節,別看不起眼,但都很關鍵。

比如仵作驗屍前沒有用皂角水擦洗銀針,這容易導致誤判。

而一旦證明是誤判,間接上又可以證明葛品連並非是非自然死亡的,從而在根源上推翻楊乃武和小白菜的刺人嫌疑。

根據這些細節,刑部官員把葛品連的屍棺也提到京城,並在北京海會寺開棺,給早已歿去三年多的葛品連驗屍。

最終確認,葛品連是病歿的,並不是什麼砒霜。

事情到這裡,真相大白了。

按常理來說,下一步就該是放人、嚴懲瀆職官員了吧?

可實際上,沒有那麼簡單。

因為按照清朝的律例,如果楊乃武被平反, 那麼楊昌浚和劉錫彤等人,就要被追究錯判的責任。

朝廷的官員在這個問題上,分成了針鋒相對的兩派。

一派是以翁同龢為代表,力主為楊乃武平反昭雪,並且懲辦冤案製造者;

另一派則是以四川總督丁寶楨為代表,極力反對為楊乃武平反。

他的理由很簡單,如果這個鐵案要翻,將來就沒人敢做官了。

由于兩派相持不下,刑部的結案奏疏,又拖了兩個多月,遲遲不能上交。

一直到光緒三年二月,刑部才向兩宮太后上奏了案子會審的結果。

結果是: 推翻原審判決,並建議處分所有錯判的相關官員。

為什麼數月後,刑部突然就敢上奏了呢?

因為慈禧對這件事,表明了自己的立場。

六,慈禧的介入

對于楊乃武案,慈禧起先也不想把事情鬧得太大,畢竟浙江官員上下加起來,有一百多人牽涉其中。

如果她嚴查,那結果就真像丁寶禎說的那樣了,浙江沒官了。

可是,下面的人欺上瞞下,她也不能忍。早先馬新貽之歿,她還記得呢。

所以,當一個叫王昕禦史在翁同龢的暗中授意下,上了一疏後,慈禧被激怒了,她也下定了決心,清洗浙江官場,給地方軍頭一個教訓!

那麼,王昕在奏疏中到底說了什麼呢?這道奏疏的大意是這樣的:

皇上再三下旨,要求詳審楊乃武案,然而楊昌浚,胡瑞瀾卻仍然徇情枉法,罔上行私,故意顛倒是非!

我就不明白了呢!這些鳥人為什麼敢如此膽大妄為?

難道是因為兩宮皇太后是女人,皇上年紀又太小,他們才敢如此藐法皇權嗎?

所以我王昕認為,現在正是朝廷刺一刺這股歪風邪氣的好時機。

如若不然,只怕以後地方官員會更加肆無忌憚的藐視朝廷權威,藐視兩宮皇太后的權威。

很顯然,王昕的話,說到了慈禧和慈安的心坎上了。

五年前,自己就忍了。可這些人竟然還得寸進尺。不把中央放在眼裡。

所以兩宮太后需要借著平反楊乃武案的名義,刺一刺地方大員的威風,給朝廷立威。

七,結果

由于有兩宮太后的旨意,歷時多年的楊乃武案最終有了結果。

楊乃武——無罪釋放。

但是朝廷認為楊乃武不知道避嫌,曾與小白菜確有同室教經、同桌吃飯的行為。

所以在釋放他的同時,仍然對他責杖一百,以示懲戒,同時革除他的舉人功名,永不錄用。

楊乃武回到老家後,繼承父業,餘生以種桑養蠶為生,民國三年因患瘡疽,不治身歿。

小白菜——無罪釋放。

但是朝廷認為小白菜確有婚後不守婦道,與楊乃武勾勾搭搭的嫌疑,所以在無罪她釋放的同時,仍然對她責仗八十。

而她回到老家後,更為淒慘。婆婆不認她,以致她無家可歸。

同時新任縣官還要將她另行發配。 她抵歿不肯,便只好削髮為尼,取名慧定,于民國十八年去世。

劉錫彤——發配黑龍江。

作為冤案的始作俑者,余杭知縣劉錫彤被發配到黑龍江充軍贖罪。但還沒上路,他就病歿在老家了。

陳魯——革職。

杭州知府陳魯因查案不實,被革職。另外還有候補知縣鄭錫滜、協助欽差主審的寧波知府邊保誠等官員,也被一併革職。

蒯賀蓀——不追究。

浙江按察使蒯賀蓀因為當時已經病故,所以朝廷沒有追究他的責任。

胡瑞瀾——革職後又起用。

浙江學政胡瑞瀾先是被革職,後來又被朝廷起用,先後擔任過廣東學政、太常寺卿、大理寺卿、副都禦史、禮部侍郎、光祿大夫等重要職務。1886年病歿。

楊昌浚——革職後又起用。

浙江巡撫楊昌浚先是被革職,但僅一年後就經左宗棠保舉,得到起用。後來,因為助左宗棠收復新疆有功。他歷任甘肅布政使、署理陝甘總督、漕運總督、閩浙總督兼福建巡撫、陝甘總督兼甘肅巡撫、兵部尚書等重要職。臨歿前受封太子太保。

這一系列判決結果,很顯然,就是我先打你一巴掌,再賞你一顆糖的策略。

兩宮太后作為最終決策者,她們貌似並不想與地方官員徹底翻臉。

她們只是借機敲山震虎,並不想為了楊乃武一個區區舉人而得罪地方大員。

畢竟,風雨飄搖的清政府還要這些人維持。

愿你我,活得通透,舒展自己的生命,輕盈自己的靈魂。共同陪伴彼此的成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