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清朝四大冤案之「淮安奇案」:知縣謀害欽差大臣,后果有多嚴重

清朝四大冤案之「淮安奇案」:知縣謀害欽差大臣,后果有多嚴重
2022/03/22
2022/03/22

嘉慶十三年(1808年)冬天,嘉慶皇帝顒琰得到了一個令他吃驚的消息,幾個月前,他御筆欽點前往淮安府山陽縣賑災的官員李毓昌去世了。

嘉慶疑惑不已,李毓昌是個正當壯年的山東大漢,今年剛剛高中進士,大好前程正等待著他,有啥事想不通非上ㄉ丨ㄠˋ不可?

可報告上說李毓昌是自丨ˋ,上面還有兩江總督鐵保的大印以及淮安府、山陽縣兩級官府的官印,事實清晰,證據確鑿,鐵案一樁。

這樁事本就到此為止,人ㄙˇ不能復生,嘉慶雖然鬱悶也無計可施。

未曾想,結案不到一個月,京城出現了一個自稱李家至親,李毓昌表哥李泰清的人,手舉一張訴狀來到都察院喊冤,聲稱胞弟ㄙˇ因蹊蹺,系被人ㄉㄨˊ害,要求緝拿兇手。

李毓昌是欽差大臣,身份特殊,此事迅速直達天聽傳到嘉慶耳中,一樁因冒賑引發的ㄉㄨˊ害欽差,偽造現場,官場串通一氣的欺君大案就此被揭開了蓋子。

李毓昌,山東即墨人,嘉慶十三年中進士,因一時沒有實缺,即以候補知縣身份分發江蘇撫署兩江總督鐵保手下候缺。

恰在這一年夏,淮揚一帶降大雨,淪為一片澤國,無數莊稼被淹,人民流離失所。官府報災,朝廷賑災則責無旁貸,嘉慶御筆一揮,批下二十萬兩賑災銀兩,明令地方政府逐戶發放,不得挪用更不許ㄊㄢ污。為確保賑災款落到實處,嘉慶想到了給他留下不錯印象的李毓昌,于是親自批示李毓昌為查賑官員,赴災情最重的山陽縣監督地方官府賑災情況。

李毓昌匆匆趕往山陽,哪知這一去竟是鬼門關。

山陽知縣王伸漢平素就是個ㄊㄢ官,在地方欺上瞞下大肆斂財,巨額賑災款經他過手,哪有不ㄊㄢ之理。這次他的手法是虛報受災戶數,當地實有災民八千餘戶,報到朝廷的戶數是一萬餘戶,四萬多兩白銀就這樣中飽私囊。李毓昌到達後展開清查,查得實際戶數與上報戶數相差甚遠,他立即收集證據,一項項核對,準備如實執行自己的使命,揭發王伸漢的不法行為。

王伸漢見勢不妙,對李毓昌展開了圍獵。他先是試圖ㄏㄨㄟˋ賂李毓昌,遭拒絕後又委託上級淮安知府王轂出面說清,李毓昌不為所動。王伸漢轉而在證據上動腦筋,他找人試圖偷走李毓昌的工作記錄,但李每天將文件隨身攜帶,竊賊無從下手。

眼看李毓昌就要準備啟程述職,王伸漢惶惶不可終日,他狠下心來決定鋌而走險,既然無法收買,那就連人帶證據一併消滅。

王伸漢買通李毓昌的僕人李祥、包祥等人,在他ㄐ丨ㄡˇ中下ㄉㄨˊ,李毓昌喝下後ㄉㄨˊ發倒地但未曾斷氣,兩名惡僕竟將尚有呼吸的李毓昌抱起吊到房梁之上,偽造出自丨ˋ的假象。

王伸漢得報立即帶人封鎖現場,一番裝模作樣的查驗後得出結論,李毓昌系自丨ˋ而亡。

人算不如天算,李家家屬來到山陽縣迎喪時,發現屍體口中有鮮ㄒ丨ㄝˇ,已覺事出蹊蹺。李家本有疑問,李毓昌身體素來強健,加上剛剛高中進士,這樣一個人怎麼會想不開自丨ˋ?

在山陽地頭,李家人不敢聲張,等將李毓昌靈柩運回即墨後,李家立即開棺驗屍,發現李毓昌渾身青黑,衣服上還有多處ㄒ丨ㄝˇ痕,中ㄉㄨˊ而亡跡象明顯。李泰清立即趕赴京城,在都察院門口擊鼓鳴冤,發誓要為胞弟討個清白。

嘉慶立即下旨,將李毓昌靈柩提到省城,派專人前往驗屍,得出的報告證實了李家人的判斷:惟胸前骨如故,余盡黑。蓋受ㄉㄨˊ未致死,乃以縊亡也。

看到這裡,嘉慶氣得發抖,御筆欽點的欽差大臣竟被ㄉㄨˊ害,還偽造現場欺騙自己,小小王伸漢真是膽大包天。

他責令鐵保將相關人員捉拿歸案,嚴加審訊,並責成刑部追審,此案才終于水落石出。

令人觸目驚心的是,此案絕非單單涉及王伸漢與幾名惡僕。

首先牽出的就是淮安知府王轂。

王轂是王伸漢頂頭上司,也是他利益鏈條中的一環,之前他出面為王伸漢說項,正是因為他平時與王伸漢狼狽為奸,結成了利益夥伴關係,一旦王伸漢落網,勢必牽出王轂。

而作為山陽縣的上級主管單位,王伸漢要將李毓昌案辦成自丨ˋ,更離不開王轂的配合,沒有淮安府的背書,王伸漢斷然不敢下此手。

此案中,王轂得到王伸漢的ㄏㄨㄟˋ銀2000兩,他親自出面干涉仵作辦案,執意將案件以自丨ˋ上報。當然沒有這2000兩王轂也會合作,畢竟保全王伸漢就是保全自己和整個淮安府官場。

其次是更高級別的兩江總督鐵保以及江蘇高層官場。

到封疆大吏的層面,已不屑于做出ㄊㄢ污賑災銀這種不法勾當,但責任卻一點也不輕。

鐵保此人在歷史上以書法聞名,為官不是他強項,雖然很早就進入官場,卻屢次犯錯遭貶。嘉慶九年剛因在黃河就在不力遭免去山東巡撫,第二年剛剛被升授兩江總督。

當年鐵保就又因一樁失察命案被連坐貶官,但很快又官復原職。

鐵保書法

嘉慶十二年,鐵保再次犯事,被革職留任,兩年後就發生了李毓昌案。

顯然,鐵保不是個稱職的封疆大吏,但他並非個例,整個江蘇官場像鐵保一樣的官員大有人在,包括江蘇巡撫汪日章、江寧布政使楊戶等在內,對淮安府報上來的欽差ㄙˇ亡案件沒有一點懷疑,就按照王轂的說法草草結案,上報朝廷。

這些封疆大吏辦案,尚且一不上心,二無能力。自他們以下的兩江官場,也都大體類似,要麼庸懦昏聵,要麼枉法營私。

對于這些門道,王轂、王伸漢自然是門清,所以他們才膽敢沆瀣一氣,欺上瞞下。因為他們清楚,上級只是些尸位素餐,裝點門面之輩,按照以往經驗,如此操作定能成功。

果然不出他們所料,上報虛假案情後沒遇到半點阻撓,要不是李家人自查,一位清官就將含恨離世,蒙冤于地下。

按照大清的執法體系,有州縣、府道、省提刑按察使司、總督巡撫的四級四審制,而這看似森嚴的四級執法體系竟然被個小小知縣輕易擊穿。真相大白後,嘉慶龍顏大怒,決定嚴懲相關人員。

兩江總督鐵保革職流放新疆,江蘇巡撫汪日章革職回籍,江寧布政使楊戶、按察使胡可家亦被革職,留河工效力以觀後效,江蘇高層官場徹底洗牌。

首從各犯更是遭到最嚴厲處罰,山陽知縣王伸漢斬立決、淮安知府王轂絞立決、王伸漢家僕包祥先上夾刑後處斬。出賣主家的李毓昌僕人李祥、顧祥、馬連升尤其可惡,皆凌遲處決。其中李祥被押到李毓昌墓前先上夾刑後處歿,並摘心致奠。

嘉慶親自寫下一首五言長詩以致祭奠,並命山東巡撫在李毓昌墓前建碑摹刻。

嘉慶治ㄊㄢ可稱鐵腕,效果到底如何呢?

嘉道時期,清朝官場已出現嚴重道德危機,集中表現就是消極怠工、ㄊㄢ污腐化,以及欺騙蒙蔽。

雖說在中國歷代封建制度下腐敗自古有之,但清朝後期卻格外嚴重,已發展到無官不ㄊㄢ,有吏皆ㄊㄢ的程度。

王轂找李毓昌為王伸漢說情時,說過一句很直白的話:吾輩皆同官,誰無交誼?古人有言:好官不過多得錢耳。

事後還得知,先後派往山陽查賑的官員共有10人,其中除教諭一人沒有收受ㄏㄨㄟˋ賂和李毓昌被誅外,其餘8人都收受了ㄏㄨㄟˋ賂。

嘉慶固然有整鍅吏治的決心,但現實卻讓他處處碰壁。

就在李毓昌案同年,直隸省寶坻縣又發生ㄊㄢ污賑銀案,知縣單幅昌胃口比王伸漢還大,一口氣ㄊㄢ了過半「侵蝕之數,至于過半」。

對策不是沒有,針對官員任用制度,御史陳中孚曾提出,追究保薦這些官員的上司大員,按照濫保論處,加倍重罰。這個方法雖然不能治本,多少能讓官員們投鼠忌器,但嘉慶拒絕了,他表示巴結高官乃人之常情,哪個大員也不能保證自己保薦的人不出問題,何必呢?

只是要求大員們「舉薦各員,惟當備加慎重,以保薦王伸漢等劣員為戒」而已,這話說了等于沒說。

說白了,也就是怕拔出蘿蔔帶出泥,動搖了大清的根本。

于是這一年年底,又爆出工部書吏冒領財物的假印大案,牽連人數更加眾多。但除幾名首犯被處決外,受到處分的失察官員不久又被重新任用。再如李毓昌案中被流放的鐵保,雖不腐,卻一再被證明昏聵糊塗,不適合擔任高級官員,然而鐵保很快又被召回京師,升為禮部、吏部尚書,舊賬就此一筆勾銷。

原因無它,嘉慶無法超越時代局限而已。

嘉道時期朝廷已深陷吏治腐敗和道德危機,各級官員依然我行我素, 「依違遷就,習與ㄒ丨ㄥˋ戒」,嘉慶喊破了喉嚨也沒多大成效。

他雖有心,但面對吏治的嚴酷現實,也深感顧此失彼,不得不慨然而嘆: 當今大弊,在因循怠玩四字,朕雖再三告誡,舌敝唇焦,奈諸臣未能領會悠忽為政。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