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李世民打了大勝仗,李淵卻讓妃子去慰問,埋下玄武門之變的導火索

李世民打了大勝仗,李淵卻讓妃子去慰問,埋下玄武門之變的導火索
2022/05/15
2022/05/15

用最真誠的文字,傾聽心底的聲音,做内心强大的自己。我是佩珊,陪你一起閲書、閱心、閱塵世的小編。

李淵的神操作

風起于青萍之末,玄武門之變也是如此。

且這種奪權之變,還基本上都有一個特點:必會摻和上后宮的嬪妃。楊廣不就是如此嗎?

借著去看望病重老爸的機會,調戲陳夫人。

搞得楊堅大叫:我被老婆坑啦,咋能把天下給這樣的人?

于是楊堅就要起草廢太子詔書,哪料楊廣卻很快得知了這個消息——趁你病要你命,迅速擺平了老爸楊堅。

至于那位陳夫人,楊廣自然也就給笑納了。

出自《資治通鑒》:(陳)夫人泫然曰:「太子無禮!」上恚,抵床曰:「畜生何足付大事!獨孤誤我!」

哪料僅22年之后,即公元626年,這種事卻再次在大唐的「玄武門之變」時上演了。

不過事情卻要從公元621年,李淵的一波神操作說起。

這一年無論對大唐,還是李淵、李建成和李世民來言,都可謂的大喜大悲之年。

首先李世民打了大勝仗,一戰擒雙王,滅掉了王世充和竇建德。

由此李世民的威望達到了頂峰。

有人歡喜就有人悲,李建成心里卻很苦。如今的李世民,已經大有碾壓他這太子之勢,這如何得了?

也就是從這一年開始,李建成和李世民的皇位爭奪戰,進入到了白熱化階段,雙方的手段,越來越不講武德了!

但對李淵來言,李世民的這次大勝,則意味著大唐無可撼動,再也沒有人能挑戰了。

故而他又是封李世民為天策上將,又是下旨:關東所有事務,只要我家二郎同意就行了,不必再告知我了。

即,把洛陽那里的大權,授予了李世民,成了二號皇上一般。

李世民則立馬表示:這是皇上老爸對我的信任!不過,如今王世充在洛陽的國庫內,各種財寶堆積如山。

我手頭上缺這方面的人才,懇請皇上恩準,派蕭瑀和竇軌前來接收這些數不盡的財寶。

這兩人都是李淵信得過的心腹重臣,自然李淵欣然答應。

不得不佩服,李世民太懂事了。所謂能給你,也就能拿回去。

李世民前面打仗,李淵則相當于「錢袋子」,搞得李淵經常為錢財發愁。

所以這就是李世民表忠心:我再嘚瑟,也是老爸您的貼心小棉襖,并一舉堵住了所有人的嘴。

李淵高興,終于不用再過苦日子了。

他是這麼想,后宮內的嬪妃更這麼想,開始紛紛吵鬧:我的首飾少,她的衣服舊,總之各種撒嬌。

李淵大手一揮:都別鬧,咱有錢,去洛陽我家二郎那里隨便拿去吧。

當然,你們可要打著慰問旗號哦。【 《舊唐書》:(李世民)初平洛陽,高祖遣貴妃等馳往東都選閱宮人及府庫珍物。

啥叫被勝利沖昏頭腦,瞅瞅李淵這波神操作。

李世民把洛陽的財寶變相獻出,除了表忠心等外,其實還有一層意思,你是皇上大哥,如今打了這麼大的勝仗,就趕緊考慮著,如何獎勵前方浴血奮戰的將士們啊,咱有錢了!

可李淵倒好,讓自己后宮內的一群嬪妃們跑來摘桃子。

你讓李世民等前方將士怎麼看?怎麼想?

所以也難怪,很快就又爆發了劉黑闥反叛,揍得唐軍全線崩潰,連名將李績都全軍覆沒了——不是大唐將士們不能打,而是都被李淵這操作氣炸了,不想打!

氣瘋了李世民

面對這麼一大波老爸嬪妃來慰問,李世民怎麼辦?他也沒法辦!

各個如狼似虎,那架勢恨不得掏空洛陽財寶。

同時更有許多嬪妃,不但要財寶,還公開向李世民替自己的親屬要官、要地。

其中鬧得最歡的便是李淵的兩位寵妃:張婕妤和尹德妃。

李世民面對著這群,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老爸愛妃們,都要被氣瘋了道:「對不起,國庫已經封了,賬目也核實完畢,上報給了皇上不可再動。

至于官職和土地啥的,姑奶奶們,咱回頭再說吧。」

掉過頭來,李世民就連忙封賞自己的手下,否則真就來不及了。

比如立下大功的李神通,李世民就封了他良田數十頃。

李淵的那些愛妃們都不高興了——是皇上讓我們來的,你敢不聽皇上的話?走著瞧,給你好看!

而李建成和李元吉,則立刻嗅出了機會,好啊,李二郎得罪了老爸的嬪妃們,咱還猶豫啥,上,趕緊賄賂她們。

于是,李建成和李元吉是各種討好,尤其是對張婕妤和尹德妃。

這一下,李淵的后宮就成為了李建成的同盟軍。

沒事就向李淵吹枕邊風,總的意思就是:秦王壞,太子好,二郎野心大,大郎忠心高。

李淵本來耳根就軟,再被這麼一吹,就越來越看著李世民不順眼了。

話說,這天張婕妤把李淵伺候舒坦后,就開始撒嬌,向李淵索要良田數十頃,偏偏索要的,還是李世民封賞給李神通的那些地。李淵想也沒想:愛妃要就拿去,準了!

李神通不干了,依照大唐規矩:皇上的詔、太子的令、秦王的教,哪個先來執行哪個。

是李世民的「教令」先來的,我憑啥給你!不給!

張婕妤才不會管這一套呢,找到李淵一哭二鬧三上吊:你是皇上,不是你家的那位二郎,他欺負我就是欺負你,他越來越像前朝的楊廣!

李淵立刻提溜來李世民,劈頭蓋臉一通罵:你還是不是我兒子?

還是不是我大唐秦王,還認不認我這老爸,我這皇上?

李世民這憋屈:大唐有三令,哪個先來按哪個辦,這都是你自己的旨意,造成的后果,關我啥事?

但誰讓李淵是他老爸,是皇上呢?李世民只能低頭認錯,明白是后宮內有人搗鬼。

此事明顯蹊蹺,大唐土地有很多,為何張婕妤卻非搶李神通的?

如今筆者只能依據史料推測:應是李建成和李元吉在背后搗鼓的結果,通過此事對李世民進行打壓!因為這件事的受益人,唯有李建成和李元吉!

果然,李淵開始對李世民表示不滿了,跟裴寂喝酒時說:我家二郎被他身邊的那群人明顯帶壞了。

話音剛落,李世民的心腹杜如晦,在騎馬過尹德妃老爸府門時,由于沒下馬,里面就沖出一群人來,不問青紅皂白就是一通胖揍,都打斷了杜如晦的一根手指。

李世民豈能咽下這口氣,帶人就要去打回來。

哪料此刻,李淵卻讓李世民立刻來見。

一見面就劈頭蓋臉地罵:你的手下杜如晦,一個人跑到我的愛妃尹德妃家門口囂張跋扈,單挑了十幾個人,是誰給他的膽量!

李世民被氣瘋了——那是杜如晦,不是尉遲老黑,他一文弱書生怎麼可能單挑十幾位大小伙子?

此事自然是尹德妃背后搗鬼,李世民又吃了啞巴虧!

從此李世民就長了個心眼,見李淵時就大哭老媽竇氏(李淵的原配,李建成、李世民、李元吉的生母,已過世)。

搞得李淵這個煩,也就沒心情再責罵他了。

太子勾引你愛妃

虧得就在這時,劉黑闥席卷河北。

李淵這才變臉,表示:說來說去,還是我家二郎最貼心,走您,替老爸去狠揍劉黑闥。

李世民也算松了一口氣,這一段時間被李淵后宮內那群妃子們,搞得狼狽不堪,也算沒誰了——厲害了太子大哥,好手段!

由此,李世民和李建成的矛盾,便牽扯上了李淵后宮的妃子。

李世民為了破解,就經常讓自己的老婆長孫皇后,沒事就進宮去看望老爸——當然,更主要的目的便是,掌握情況,收買后宮之人,不能再這麼被動了,真被搞怕了!

就這樣一晃,到了公元626年,李世民終于要攤牌了。

但如何才能把李淵、李建成和李元,一網打盡——不是,是一起控制住?最好的辦法,就是讓他們聚在一起。

故而,李世民決定,以其人之道換其人之身。

在6月3日,李世民急慌慌跑去見李淵,抬手就扔下一個重磅炸彈:老爸,大事不好,太子勾引你愛妃!

還有李元吉,也跟你愛妃不清不楚。

李淵大驚:老爸愛妃有許多,你指哪兩個?李世民道:就是張婕妤、尹德妃。而且他們還串通一氣,密謀刺王誅駕!

李淵懵了,信,還是不信?別管那麼多了,當面對質才能搞清楚!

于是李淵下旨:宣李建成和李元吉明日入宮,跟李世民一起當面對質!誰敢糊弄我,就砍了誰!

李世民暗喜,我要的就是這個結果。果然老爸的愛妃,能起大作用。

李建成和李元吉聽聞情況后,也都很懵,老爸這是老糊涂了?

如今李建成已經碾壓李世民了,最盼著風平浪靜,只有處于劣勢的李世民才希望把水攪渾,我們還怎麼可能節外生枝,搞老爸您的嬪妃?

李元吉很警覺,表示:此事必有蹊蹺,還是小心為好,你稱病不去得了!

李建成搖頭:老爸皇上的旨意敢不聽?

越不聽,老爸就越會起疑心,就越說不清楚。必須要會!

就這樣6月4日凌晨,當李建成和李元吉,進入玄武門之后,越走越覺得不對勁,正在這時,李世民一身戎裝出現了,身邊是誅氣貫神的尉遲恭……

就這樣玄武門之變開始了,李建成被李世民一箭射誅,李元吉被尉遲恭誅掉,李淵則詭異地「泛舟玩」,對外面的一切毫不知情——其實也是被控制住了,李世民由此一舉翻盤。

但追查玄武門之變發生的根源,顯然是李淵的那兩位愛妃:張婕妤、尹德妃,成了玄武門之變的導火索,先是被李建成和李元吉利用,攻擊李世民,后被李世民利用,把父子四人栓在一起,最終點燃在玄武門……

愿你我,活得通透,舒展自己的生命,輕盈自己的靈魂。共同陪伴彼此的成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