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唐史】文成公主:世人皆知她入藏和親貢獻巨大,卻不知她的結局淒慘無比

【唐史】文成公主:世人皆知她入藏和親貢獻巨大,卻不知她的結局淒慘無比
2022/02/03
2022/02/03

和親是中華古已有之的文化現象,主要是中原與民族部落皇室成員的聯姻。

通過和親,不僅可以維護和平,安定邊境,還可以促進貿易,交流文化。

西漢時期為緩和邊境衝突,就曾有過數次和親,最為出名的自然是昭君出塞。

昭君的和親確保了漢匈之間數十年的和平,也促進了民族之間的文化交流。

她性情溫婉,帶著匈奴人織布、繡花、耕種,還教他們漢語、漢禮,漢家文化經她之手傳遞。

同時她也學胡語、穿胡服,習胡禮。

她不習慣匈奴的飲食方式,便結合漢餐加以改進,收到胡人追捧。這些做法在一定程度上促進了民族文化的融合。

出塞和親令世人稱道,殊不知風光背後潛藏著昭君的一生不幸。

先後再嫁父子二人,長安一別竟無再見之日,最後落得個「獨留青塚向黃昏」的結局。

芳魂已逝,空留哀弦,然而數百年後,又有一位妙齡女子走上了她曾走過的路。

入藏和親

文成公主,漢名不詳,本為唐宗室女,後因和親被封公主。

唐貞觀8年,唐朝西境國家吐蕃前往長安朝賀,使者此行除有禮尚往來的正常邦交,還肩負著求娶唐朝公主的任務。

只因唐朝在當時國力強盛,文化繁榮,是名副其實的超級大國,娶到「天朝」公主對吐蕃來說是一種認可和榮譽。

唐太宗愛女心切,斷然拒絕,吐蕃特使無功而返。

松贊幹布惱怒不已,專心畜馬練兵,一心想證明自己的實力,于貞觀12年發兵吐穀渾,並揚言要直擊唐朝心臟

此時的唐朝正是貞觀之治的頂峰時代,人才濟濟,李世民絲毫不懼,派遣一支勁旅前往平叛。

未曾想唐軍主力尚未到達,吐蕃軍便已大敗于先鋒軍之手。

松贊幹布大懼,下令撤兵,並遣使謝罪,再次求娶公主。

此次請婚可謂誠意十足,不再是使臣口頭求親,而是吐蕃宰相祿東贊親自前往唐朝,攜黃金五千兩級珍寶無數正式下聘禮。

吐蕃迅速攻佔吐穀渾,也讓李世民意識到吐蕃實力不可小覷,幾番權衡之下,同意賜下公主。

李世民不想許嫁自己的親生女兒,便想出折中之策,從宗室中挑一名適齡女子封為公主和親吐蕃,這個女子便是後來的文成公主了。

貞觀15年,文成公主正式下嫁,唐蕃兩國成秦晉之好。

就這樣,這個年僅17歲的女子,遠離父母與故土,帶著維護和平和促進文化交流的使命,跋山涉水來到了滇藏這一邊遠之地,中原的一切都留在了記憶中。

突出貢獻

為了迎接公主,吐蕃專門修建了布達拉宮。

松贊幹布對這個艱難求娶到的唐朝女子也是好感有加,對其十分尊敬,兩人和睦生活了九年。

松贊幹布辭世後,文成公主繼續在吐蕃生活長達三十年。

文成公主犧牲個人利益,為唐朝和吐蕃的發展作出了突出貢獻。

一是促進了吐蕃的發展。文成公主出生宗室,端莊賢德,博學多才。

她入藏時,嫁妝豐厚,奇珍異寶無數,其中更為珍貴的是大量的先進工藝技術、醫藥農學著作、莊稼種子和生產工具、佛教文化和佛像雕塑等。

她的到來使得漢族的瓷刻、剪紙等中原先進工藝傳到吐蕃;

她帶來的醫典、農書、理髮等典籍,促進了吐蕃經濟、文化的發展;

她帶來的各種莊稼種子,現已成為西藏的標誌性植物;

她崇尚佛教,協助建立了大小昭寺,佛教在西藏興盛起來

二是促成了大唐與吐蕃的和睦相處。

文成公主入藏後,唐蕃成為姻親,關係極為融洽,和親後20多年間,幾乎沒有戰事,唐朝西陲邊防得以鞏固,百姓安居樂業。松贊幹布派遣貴族子弟前往國都長安學習唐朝先進文化,使臣和商人在兩國間也是頻繁往來。

文成公主熱愛藏族同胞,投桃報李,藏族人民也對她抱有崇高的敬意。

他們尊稱文成公主為甲木薩,在藏語中意為漢女神仙,在藏傳佛教當中,文成公主被看做是綠度母的化身。

文成公主辭世後,吐蕃國為其舉行了盛大的葬禮,她的塑像直到現在還被藏族人民供奉于大昭寺,來此朝拜的人絡繹不絕。

由此亦可見文成公主對促進藏漢百姓親如一家,有非常大的功勞。

晚景淒涼

文成公主為吐蕃、為唐朝做出了重大貢獻,可她的晚景卻十分淒涼。

松贊幹布與她的婚姻僅僅持續了九年。

西元649年,李世民辭世,其子李治繼位,唐朝內部暗流湧動。

第二年,松贊幹布也離她而去,歿因成謎,有說因病暴斃,也有說暗*而亡。

不管歿因如何,文成公主都先後失去了唐朝靠山和丈夫支持,也未有子嗣,她的境遇似乎瞬間尷尬起來。

政權更迭,新帝是松贊幹布的幼孫芒松芒贊,而實際掌權人卻是大相祿東贊。

祿東贊此人頗有政治才能,但野心勃勃,力圖擴張。

他執政期間,吐蕃的實力越來越強,和大唐的關係卻越來越微妙,不復之前的親近之感。

十來年的時間,祿東贊逐漸向外擴張,吞併周邊小國,力將青藏高原都納入吐蕃版圖之中

他最後發兵消滅的國家是吐穀渾,彼時吐穀渾已是大唐的附屬國,此舉無疑是對大唐赤裸裸的挑釁。

一山不容二虎,大唐與吐蕃的戰爭很快打響,數次攻伐之間,已是勢如水火。

在寡居的三十年間裡,文成公主從未回過大唐。月是故鄉明,人是故舊親,文成公主一邊懷念著歸鄉,一邊思念著丈夫,孤獨而又淒涼。

在大唐與吐蕃開戰後,又多了一份對家鄉的愧疚感和無能為力的自責感,文成公主內心的煎熬可想而知。

西元680年,這位一生傳奇的女子感染天花,客歿異鄉,終年五十六歲。

小結:

文成公主辭世後,藏族人懷念她,中原人祭奠她,後世人歌頌她。

兩國和平使者、漢女神仙、佛教綠度母,一個又一個美好的名詞堆砌其上。

確實,她與松贊幹布的婚姻造就了一段人間佳話;

她舍小家為大家的情懷成就了一部個人史詩。

可是,和親本就是一場政治聯姻,蘊含了中原女子的幾多無奈、幾多憂愁。

昭君也好,文成也罷,亦或是後來的金城、咸安,她們背負著維繫兩國友好邦交的使命,萬里遠嫁,舉目無親,至歿也不曾再踏上故土,這是何等的悲哀。

參考資料:《新唐書》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