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年羹堯犯92條罪,皇上仍猶豫,張廷玉說了什麼,使雍正下定決心:讓他自己來

年羹堯犯92條罪,皇上仍猶豫,張廷玉說了什麼,使雍正下定決心:讓他自己來
2022/06/29
2022/06/29

當年,唐玄宗李隆基為了博得楊貴妃的歡心,費盡了心機,在知道她喜歡吃荔枝以后,唐明皇下令開辟了從嶺南到京城長安的數千里驛道,為了使荔枝到達京城時不會變味,就讓這些驛道準備了大批千里馬,日夜不停的奔跑,就是為了將荔枝快速送達,由此留下了「一騎紅塵妃子笑,無人知是荔枝來」的詩句,揚名天下。

到了大清王朝,愛新覺羅·胤禛,也就是雍正皇帝竟然也做了一次這樣的事,不過,他不是為了他的貴妃,而是為了他的一位大將軍—年羹堯。

那時候,年羹堯駐守西安,為撫遠大將軍,川陜總督,雍正帝對年羹堯表示出了無微不至的關懷,不僅對他及其家人關懷備至,年羹堯的手腕、臂膀有疾及妻子得病,雍正都再三垂詢,賜送藥品。

至于賞賜,什麼奇寶珍玩、珍饈美味的,時不時就送了過來,有一次,他為了賜給年羹堯的荔枝,保持鮮美味道,竟然下令驛站六天內從京師送到西安,不知道,這時候的雍正有沒有想到楊貴妃的故事?

然而,就是這樣一位看起來備受恩寵的大將軍,卻在不到一年的時間里,就被雍正皇帝賜ㄙˇ了,榮華富貴瞬間煙消云散,最終落了個家破人亡的下場。

這是為什麼呢?

有人肯定把嘴一撇,「鳥盡弓藏,兔ㄙˇ狗烹」唄,然而事實真的是這樣嗎?今天,我們來聊一聊大清國雍正王朝第一名將年羹堯的故事。

因妹妹而被抬入鑲黃旗下的年羹堯。

有人說,年羹堯是雍正皇帝潛邸時的包衣奴才,其實完全不是這樣的。

在明清戰爭期間,年羹堯的曾祖年有升一家被清軍裹挾入旗,隸屬于漢軍鑲白旗下,后來,康熙皇帝在將雍正封為雍親王的同時,將年羹堯的妹妹嫁給了他,在雍正元年,年羹堯的妹妹升任年貴妃,也就是敦肅皇貴妃,由此,年羹堯一家才歸屬到了雍正所率領的鑲黃旗下。

事實上,對于年羹堯來說,此時的他,已經是川陜總督,封疆大吏了。

年羹堯自幼讀書,專心仕途,康熙三十九年(1700年)中進士,改庶吉士,授職翰林院檢討,21歲入翰林院,26歲就以翰林院檢討的身份,作為欽差,擔任四川鄉試主考官,不久,就升任正三品的內閣學士,并加禮部侍郎頭銜。

對于這個職位,和年羹堯同榜中進士的張廷玉,直到7年之后,才熬到內閣學士,禮部侍郎,所以說,年羹堯很厲害吧。

康熙四十八年(1709年),升任四川巡撫,成為封疆大吏,這時的年羹堯還不到三十歲。

對于康熙帝的格外賞識和破格提拔,年羹堯感激涕零,在奏折中一再表示自己「以一介庸愚,三世受恩」,一定要「竭力圖報」。

年羹堯沒有辜負康熙的期望,他屢立戰功,無論是在軍隊后方作后勤供給,還是在前線指揮,年羹堯都得心應手。他治事明敏,有節有度,遇事不驚,對治軍有著一套自成體系的章法,康熙對他十分倚重,凡事都「不恥下問」于年羹堯。

康熙六十年(1721年),42歲的年羹堯進京入覲,康熙御賜弓矢,并升為川陜總督,成為西陲的重臣要員,這一年,康熙皇帝的十四子,雍正的弟弟愛新覺羅·胤禵為撫遠大將軍王。

所以,從這一些事情看起來,康熙皇帝將年羹堯的妹妹指給時任雍親王的愛新覺羅·胤禛為側福晉,不能說沒有深意。

你想啊,隆科多是雍正的娘舅,年羹堯是雍正的小舅子,這兩人最終成為雍正即位的左膀右臂,這不能說沒有巧合。

然而,愛新覺羅·玄燁作為最聰明的一代帝王,雖然安排好了一切,卻也萬萬沒有想到,年羹堯和隆科多最終都成為雍正皇帝的一個梗。

對于年羹堯來說,自己少年得志,40幾歲就成為封疆大吏,雄霸一方,主要原因是來自康熙皇帝,沒有康熙皇帝,就沒有自己的一切,而雍正皇帝,他能當上皇帝,正是依靠自己的力量,如果沒有自己,他能不能當上皇帝,還是一個未知數呢。

因此,當雍正皇帝在折子中將年羹堯稱為自己的恩人,年羹堯頗以為然,沒有一些謙虛之心,正是基于這樣的心理。

西北大戰中的年羹堯。

事實上,還在康熙五十七年(1718年)的時候,年羹堯就已經表現出一些讓雍正不舒服的事來,在雍正的母親德妃烏雅氏孝恭仁皇后60大壽的時候,年羹堯不但沒有送禮物,連個道賀信札也沒有,同樣,雍正帝的兒子愛新覺羅·弘時結婚,也沒有收到他的任何片言只語。

為此,雍正帝寫信訓斥,認為他毫無主屬之誼,而且,還指責他給自己寫信時落款只稱職銜,不稱奴才,且屢教不改,對他寫給自己的信中有「今日之不負皇上,即是異日之不負王爺」的話居心叵測,意圖陷害自己。

為此,雍正作出了一些防范,要求年羹堯將隨任的十歲以上兒子、弟侄全部送到京師,侍奉年遐齡。

不過,隨著雍正皇帝即位,年羹堯和雍正帝的關系重新開始變得緊密起來。

雍正元年(1723年)十月,青海和碩特蒙古部首領羅卜藏丹津趁撫遠大將軍胤禵回京之際發動叛亂,妄圖控制青藏地區,使得本已經平靜的西北局勢再起波瀾。

對于剛剛上位的雍正來說,羅卜藏丹津的叛亂,是一次很大的考驗。

此時的雍正剛剛即位,還沒有擺脫諸王大臣們對自己篡位的質疑,同時,大家都認為以他的能力無論如何也無法化解這場危機,因此,都想看看雍正帝的笑話。

于是,雍正命令年羹堯接任撫遠大將軍坐鎮西寧,指揮平叛,只許勝不許敗,如果失敗,剛剛奪得皇帝的位置也許真的就不保了,雍正為此親自坐鎮京城指揮,并由此創建了一個新的機構軍機處,統一協調,傾全國之力支持年羹堯打好這一戰。

可是,年羹堯是怎樣做的呢?

在雍正王朝中,有這樣一段描述,說年羹堯幾十萬大軍將羅卜藏丹津團團圍住,可就是找不到羅卜藏丹津的軍隊在哪里,后來雍正帝的謀士鄔思道鄔先生,親自前往軍營,指出「燈下黑」來,年羹堯似乎恍然大悟,迅速出擊,徹底擊敗羅卜藏丹津,取得西北大戰的勝利。

這個段落的意思,其實就是說年羹堯不顧雍正即位初期的朝廷經濟窘迫的現狀,以及迫切需要勝利的心情,在西北擁兵自重,貪污軍費。

這個史實在后來的年羹堯92項大罪中,就是其中一條。

雍正二年(1724年)初,年羹堯下令諸將 「分道深入,搗其巢穴」。在短短的半個月內,各路大軍躍進千里,將叛軍打得落花流水,稀里嘩啦。特別是四川提督奮威將軍岳鐘琪更是表現神勇,他率軍一路狂追,直搗敵穴,匪首羅卜藏丹津倉皇之下,化裝成女人才得以逃脫。最后,羅卜藏丹津領著兩百多殘兵敗將投奔了準葛爾部的策妄阿拉布坦,從此一蹶不振。

成為名將后的年羹堯。

西北一戰,年大將軍的威名傳遍全國,人盡皆知。

雍正帝確實對年大將軍感恩戴德,他不顧皇帝身份,肉麻的稱年羹堯為自己的恩人,「 朕實不知如何疼你,方有顏對天地神明也。西寧危急之時,即一折一字恐朕心煩驚駭,委屈設法,間以閑字,爾此等用心愛我處,朕皆體得。總之你待朕之意,朕全曉得就是矣。所以你此一番心,感邀上蒼,如是應朕,方知我君臣非泛泛無因而來者也,朕實慶幸之至。

同時,為了穩固西北,雍正給了年羹堯極大的任免權力,在西北年羹堯的轄區,「文官自督撫以至州縣,武官自提鎮以至千把」,都由年羹堯親自任免,而對于其他地區,凡是年羹堯所保舉的人,吏部和兵部都優先錄用,時稱「年選」。

年羹堯利用這個機會排斥異己,任用私人,形成了一個「年記」小集團。其實,年羹堯也是一個讀書之人,之前有一個吳三桂的事,他竟然已經忘記了。

沒有別的,在雍正的感恩般的寵信下,年羹堯膨脹了,他忘記了自己的身份,忘記了自己一切權力都是皇帝給的,他似乎真的把自己當成雍正的恩人,而無所顧忌了。

他像個被寵壞的孩子,居功自傲,專橫跋扈。

在西安都督府,年羹堯把那里弄得像朝廷一樣,令文武官員逢五逢十坐班,轅門和鼓廳也畫上四角龍,他給人東西叫「賜」,吃飯稱「用膳」,請客叫「排宴」,弄得自己跟皇上一樣。

雍正二年(1724年)十月,年羹堯第二次進京陛見,這成為他人生由盛轉衰的拐點。

在邊疆的時候,蒙古王公和額駙阿寶見到年羹堯必須跪拜,赴京途中,他居然令都統范時捷、直隸總督李維鈞等人跪接跪送。

到京后,為表示重視和榮寵,雍正皇帝下令文武百官,王公貴胄出城迎接,王公宗親以下官員都要跪迎,而年羹堯也心安理得地坐在配置了「御用黃韁」的高頭大馬上,安然行過,看都不看一眼。王公大臣下馬向他問候,他也只是點點頭,完全不放在眼里。

更有甚者,年羹堯在雍正面前,居然也態度傲慢,「箕坐無人臣禮」。

如果說年羹堯之前只是得罪雍正的話,在京城的這種囂張跋扈的神態,頓時引起了京城士大夫們的公憤,他把整個官僚集團都得罪了。

這就很麻煩了。

讓雍正皇帝左右為難的年羹堯。

其實,即便是在這個時候,雍正皇帝并不想把年羹堯怎麼樣。

面對朝中洶洶而起針對年羹堯的彈劾,雍正二年十一月十五日,雍正借著京中出現「雍正賞兵乃是年羹堯主意」的謠言,指桑罵槐說:「朕又不是三歲小孩,難道還要年羹堯的指點!難道因為年羹堯強為陳奏,朕才賞兵的麼?」「年羹堯的才能,做個大將軍或者總督是有余的,但怎麼可能具備天子的聰明才智?!」

其實,這里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雍正帝認為這些彈劾不過是以皇八子愛新覺羅·胤禩為首的「八爺黨」ㄙˇ灰復燃,要借著年羹堯的事來做文章,目的還是自己的這個皇位,因此,他斷然拒絕了這些人的奏章。

不過,為了提醒年羹堯,這一年十二月下旬,雍正在年羹堯奏報折子上批了一段關于功臣保全名節的話:「 凡人臣圖功易,成功難;成功易,守功難;守功易,終功難。若倚功造過,必致反恩為仇,此從來人情常有者。爾等功臣,一賴人主防微杜漸,不令至于危地;二在爾等相時見機,不肯蹈其險轍;三須大小臣工避嫌遠疑,不送爾等至于絕路。三者缺一不可。我君臣期勉之,慎之。

這些話,是提醒也是警告,是希望他收斂一些,不要再胡作非為了,免得給他自己帶來災禍以外,還要給朝廷帶來麻煩。

從這些話中可以看出,雍正帝其實真的不想ㄕㄚ他,而且就算是為了那個八爺的緣故,為了不落入胤禩的圈套,雍正帝也不愿意ㄕㄚ年羹堯,ㄕㄚ了年羹堯,就有一個識人不明的過錯,一個ㄕㄚ戮功臣的罪名。

按照道理,年羹堯到了這個時候,早就應該老老實實了,可是,一般人,一種性格的養成,要想改變,那真是很難,大大咧咧之間,他又犯了一個錯誤。

雍正三年三月,北京城出現了「日月合璧,五星連珠」的天象,各地督撫大臣上表稱賀,年羹堯也上賀表了,卻不料將「朝乾夕惕」寫成了「夕惕朝乾」。

「朝乾夕惕」是雍正帝自己稱贊自己的話,說自己每天工作辛苦,嚴格要求自己的意思,那年羹堯寫反掉,這就犯了雍正帝的大忌了,他說年羹堯不是個粗心的人,他的賀表寫成這樣,是故意的,他不愿意用「朝乾夕惕」這四個字,他覺得自己配不上這個詞,這是「自恃己功,顯露不敬之意」。

緊接著,朝中有人又說民間流傳「帝出三江口,嘉、湖作戰場」的讖語,雍正帝開始將信將疑了,他隨即對西北邊疆進行了一系列的人事調動,年羹堯的部將岳鐘琪升任撫遠大將軍、川陜總督,年羹堯調任杭州將軍。

他在調任年羹堯詔書中說到,「朕想你若自稱帝號,乃天定數也,朕亦難挽;若你自不肯為,有你統朕此數千兵,你斷不容三江口令人稱帝也」,頗有挖苦之意,那意思看你這樣子,能不能到杭州當皇帝。

只是,就算是到了這個時候,雍正皇帝也不想ㄕㄚ他。

不過,雍正帝已經無法控制局面了,面對年羹堯的失寵,當時的整個朝廷都沸騰起來,個個落井下石,人人都想踩上一腳,全國各地督撫、王公大臣紛紛上奏折子,彈劾年羹堯。

雍正皇帝將年羹堯一貶再貶,最后連降十八級發配到杭州城外去當守門官,最后被解上京城監押,但并不能堵住大臣的嘴,彈劾折子依舊一份接一份的上奏。

同時,年羹堯被擬出了92款大罪,分別是:大逆罪5條,欺罔罪9條,僭越罪16條,狂悖罪13條,專擅罪6條,忌刻罪6條,殘忍罪4條,貪婪罪18條,侵蝕罪15條。

到了這個時候,雍正帝徹底陷入了兩難境地,ㄕㄚ了他,人家說他ㄕㄚ戮功臣,留下罵名,而且自己也確實不想ㄕㄚ他,畢竟年羹堯為自己做了很多,他的妹妹,自己最寵愛的年貴妃還在宮中呢。更何況,自己也不是一個受人要挾的皇帝。

不ㄕㄚ他,就違反了自己每天聲稱整頓吏治的決策,影響了朝廷大局,這個年羹堯啊,也太不爭氣了。

張廷玉加上了最后一根稻草。

在《雍正王朝》中,有一個這樣的情節,處于心情煩躁中的雍正皇帝召來了他的親信內大臣張廷玉,這是他在朝廷里除了十三阿哥怡親王愛新覺羅·胤祥外,唯一可以說說心思的臣子。

奇怪的是,奉行「萬言萬當,不如一默」的張廷玉,在這個時候卻沒有沉默。

他聰明地用了三句話,就徹底地打掉了雍正帝的幻想。第一句,各省督撫都在上折子說話了,這事應該有個了斷了,皇上您正在整頓吏治,而年羹堯僅貪污一項就高達四百六十多萬兩銀子,何況還有大不敬罪9條,跋扈罪10條,種種罪名累計92條之多。

這一條其實就是在脅迫雍正皇帝,那意思,你看全國人都在看著你呢,你怎麼敢徇私情?你要真的成為孤家寡人嗎?那麼,如果不ㄕㄚ年羹堯,你的所有改革就無人相信了,新政也就有名無實,那麼,你的抱負就化為流水,這一招很厲害,正好擊中了雍正帝的擔心。

第二句,雖然朝廷有議罪制度一說,但功過相抵,年羹堯仍然是ㄙˇ有余辜。

這一條就是直接攤牌了,也就是說,連張廷玉這樣的親信嫡系,也是在這件事中站到了雍正皇帝的對立面,雍正帝還敢和整個官僚機構對抗嗎?在這個時候,皇權已經輸給了黨爭,估計這個時候,雍正皇帝再次意識到了朝廷黨爭的脅迫,因此,不久就開始了對「八爺黨」的清算,這是后話。

第三句話,張廷玉是利用謠言挑唆雍正皇帝了,他說,我聽說,年羹堯被貶到杭州當守門官,竟然穿著御賜的黃馬褂傲然趺坐,那麼他仍然穿著黃馬褂昭示在城門之下,招搖于鬧市之中,是何居心?無非是炫耀他憑西北之功,示世人「鳥盡弓藏」之意,此人一日不除,皇帝圣明就一日受到玷污。

這就很ㄉㄨˊ辣了,把ㄕㄚ年羹堯與否,和皇上的圣明聯系在一起,這對一向愛好聲名的雍正皇帝來說,不亞于一記重擊。

此時的年羹堯已經必ㄙˇ無疑了。

雍正三年十二月十一日,年貴妃去世后的半個月,領侍衛內大臣馬爾賽、步軍統領阿齊圖來到刑部大牢,向46歲的年羹堯宣布ㄙˇ刑決定。

據說當時年羹堯遲遲不肯自盡,想見雍正帝一面再ㄙˇ,他向雍正上書哀求說:「臣今日一萬分知道自己的罪了,求主子饒了臣,臣年不老,留下這一犬馬,為主子慢慢效力。」他可能以為雍正只是嚇嚇他。

但雍正接到年羹堯的上書后,回復道:「爾自盡后,稍有含冤之意,則佛書所謂永墮地獄者,雖萬劫不能消汝罪孽也。」

后來,在被他曾經誣陷過的監斬官蔡珽不斷地厲聲斥責下,他才自盡......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