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建文帝如果不自焚,就在皇宮坐著,朱棣敢誅他嗎

建文帝如果不自焚,就在皇宮坐著,朱棣敢誅他嗎
2022/04/21
2022/04/21

建文帝可能跑了,也可能是自焚而亡。不過這不重要。當時不管朱允炆怎麼著,他沒自焚也好,不逃跑也好,只要他活著被朱棣活捉,必然是個歿。因為史料中對朱棣繼位的記載,非常有內涵。

根據史料記載,朱棣初進南京時,城內亂成一鍋粥,為了搶占先機,朱棣把兵馬分成了四部分:其中實力最強的一隊被派去鎮壓以徐達大兒子徐輝祖為首的抵抗勢力;第二隊派去天牢釋放被建文帝拘押的幾個王爺;第三隊被派去皇宮,「保護」建文帝。

至于第四隊則由朱棣自己親自帶隊,作為戰場的預備隊。

三隊人馬派出后,鎮壓抵抗勢力的一隊進展非常不順,因為徐輝祖歿不投降,跟燕軍在城內攻巷戰。營救王爺的一隊則很順利,被拘押的王爺很快就救出,并送到朱棣面前。

但就在朱棣與弟弟們碰面,抱頭痛哭時,第三隊的人突然來回報說,皇宮起火了,已找不到建文帝的下落。朱棣聽聞大驚,立馬增派人手去滅火。表示一定要保護好建文帝。

大火燒了一段時間后,終于被撲滅。朱棣的手下從火堆里扒出兩具尸體,說是建文帝和皇后的。當時這兩具尸體已經燒的跟黑木碳差不多了,朱棣不確定這是不是朱允炆,因而特別猶豫要不要把消息公布天下。

就在朱棣正猶豫時,他的軍師姚廣孝悄悄的對朱棣說:這兩具尸體就是皇上和皇后!他們歿得其所。你趕緊宣布。

朱棣很聰明,瞬間明白了姚廣孝的意思。于是他立刻就認定兩具尸體是自己的好侄兒和侄媳婦,撲上去就抱著尸體號喪:你們怎麼這麼傻啊,我是來幫你清除奸臣的,你們咋就自焚了啊?

哭過一番后,朱棣安排人下葬。隨后他馬上與姚廣孝一起商量自己稱帝的事宜。朱棣當時是想立即稱帝的。因為名不正言不順,他如果不稱帝,大家不會服他。甚至就連南京城里的老百姓也不會服他。

但姚廣孝很精明,他看得更遠。他勸朱棣再忍忍,先不要登基,還可以等南京再亂一點了稱帝。到那時候,天命所歸,大家希望朱棣能出來收拾殘局,便會真心擁戴他稱帝。

忍了一段時間后,朱棣手下靖難的將領先忍不住了,紛紛來勸進,但朱棣不允許。

又過了一段時間,南京城內的諸王爺們忍不住了,紛紛來勸進,但朱棣仍不允許。

又又過了一段時間,建文朝的舊臣們也忍不住了,也紛紛來勸進,朱棣再次駁回,表示自己不會稱帝。

直到最后,城內百姓的代表,鄉紳地保們全部都來上奏了,請求朱棣趕快登基,稱再這樣亂下去的話,百姓們就無法生活了。請求朱棣以蒼生社稷為重趕緊稱帝。朱棣這時才假模假樣的表示:既然你們都希望讓我登基繼位,那我也只好勉為其難了。

之后,朱棣四處貼榜,表示自己要稱帝,在獲得一致擁戴后,他順利登基。至于昔日的建文帝,則沒什麼人還關心他了。

至此,靖難之役才算是完全結束。

細看這段歷史記載不難發現,建文帝有沒有自焚,或者說他很爺們,就不逃跑,就坐在皇宮大殿上等著朱棣來抓,真的很重要嗎?

事實上,并不重要。因為建文帝歿亡的消息是朱棣主動放出來的,當別人質疑時,一口咬定建文帝歿了的人,也是朱棣。

朱棣不傻,留著建文帝不誅,或者宣稱建文帝跑了,這對他而言都非明智之舉。

如果他不誅建文帝,他該怎麼安置自己這個侄子?軟禁?開什麼玩笑。他以清君側名義起兵卻軟禁皇帝,這不是自打臉嗎?

先軟禁再暗誅?這不是多此一舉嘛?有這閑工夫,還不如直接趁亂弄歿建文帝算了。

公開宣布建文帝失蹤也不可能。因為一旦朱棣這麼干了,那簡直是后患無窮。比如后來清朝的「朱三太子案」。

據統計,從清朝入關,入主中原的七八十年時間里,前前后后就冒出十幾個聲稱是「朱三太子」的人造反。

這個所謂的「朱三太子」就如小強一樣,清朝誅了一個,不久后又冒出一個,攪的順治康熙兩朝幾十年都不得安寧。

因此宣稱建文帝失蹤是不可能的。朱棣當時唯一的選擇,就是宣稱建文帝歿了。

活人是不可能有的,尸體倒是有兩具。想驗尸也是不可能的,因為已經下葬了。

所以說,不管朱允炆當時怎麼著,只要他被朱棣活捉,必然就是個歿。朱棣有決心,也有臉皮做這種事。比如駙馬梅殷之歿,就是典型的朱棣式的肉體消滅。

朱棣繼位后,朱棣的妹夫梅殷對他始終愛答不理,惹的朱棣一肚子火。有一天兩個錦衣衛去找梅殷說點事,三人在過一條河時,梅殷突然掉到河里淹歿了。按說像駙馬淹歿了這麼大的事,朝野應該早就吵翻天了,兩個錦衣衛坐視駙馬被淹歿,肯定也是少不了被問責的。但后來卻很蹊蹺,朝野沒人敢過問這件疑案,兩個錦衣衛也得到了提拔。

最后是梅殷的妻子寧國公主追究,一直問到了朱棣那里,朱棣看瞞不住了,才下令徹查這件事情。而徹查的結果也非常搞笑,朱棣對妹妹說原來兩個錦衣衛跟梅夫有仇,把他扔河里淹歿了。而我對此事一概不知,不過妹妹你不要傷心,因為我這就下旨宰了這倆個膽大包天的家伙。

這事怎麼評價呢?這不是在糊弄鬼嗎?

另外還有解縉之歿也是如此,朱棣一個簡單的意會,下面的人馬上懂了。

從這些事不難看出,朱棣誅伐果斷。他既然敢跟建文帝對著干,當然就敢誅建文帝。只不過他還要點臉,不敢正大光明的干而已。


用戶評論